酔川

病気。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一条记性变好的鱼。

〖快新〗少给十万行不行。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来自赌骰熟了后群里Nerth和烟雨的点文联合!感觉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erth @Nerth黄昏坠于海 :快斗去新一家提亲,两家因为聘礼不够打起来了

 烟雨 @烟雨霖铃 :新一打赌赌输了被迫写了个征婚书

*你看他们给我的点梗都这么搞笑我本来就是个这么搞笑的人结果就出来了这么搞笑的文

*对不起我崩坏了。

*现在写出来也有一部分哄自己开心的意味,文笔幼稚园,傻白甜到没边,ooc到没边,大家看了笑笑就好,不要计较细节。





  “所·以·说?”


  工藤家的客厅算是很大,但是沙发却很小,所以此时的状况大概——并没有那么乐观。


  黑羽快斗以和式坐姿跪坐在茶几前,工藤优作坐在沙发上,工藤新一喝着咖啡悠哉悠哉靠在沙发上,工藤有希子正在厨房准备晚餐——种种意义上,黑羽快斗现在处于这个房子里最低的位置。


  实际上他现在面临着蛮严峻的形势。他觉得自己准备得挺充足了,咖啡豆,上等茶叶,精装版的纪念藏书,甚至还有他能在专柜买到的各种眼影盘——再加上一箱子,纸币。虽然箱子不大,但这里差不多是黑羽快斗买完房的全部积蓄了。大大小小的箱子袋子都在黑羽快斗身边堆着,但尽管是如此,工藤优作的表情也不容乐观。


  “首先我们来算一笔账。”工藤优作驾轻就熟地从怀中掏出纸笔,铺在桌子上,看着工藤优作的字轻飘飘落在纸页上,黑羽快斗甚至冒出了“为什么新一爸爸的字这么好看但新一的字却……”这之类的想法。但这话肯定不能让工藤新一听到,会被打。可他现在紧张死了,他觉得他可以说出来,说不定被工藤新一打一顿还比现在这个修罗场好上不少。


  没等黑羽快斗内心纠结的小人打完架,工藤优作已经把那张纸转了个向,保证黑羽快斗能够看清楚纸上的字迹。工藤优作把笔盖合上,点了点理出来的几点款项。


  “我们昨天从洛杉矶到东京的航班,大概是六十五万日元。房子的话——如果你们要重新搬出去,我没有意见,但是这个房子时常需要打扫,需要请钟点工。新一喜欢和咖啡,但他并没有时间去现磨,所以我每天早上和中午都会给他订好咖啡送到家里,一个月算上配送费大概是五万日元。还有有希子的日常购物,加上种种……黑羽君,这六百万日元似乎并算不了什么。除非你要告诉我,这个薄薄的箱子下面,你除了一万日元的纸币还装了999的金条。”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您可以早一点订机票,我帮您,便宜多了。房子我可以自己来打扫的,咖啡我可以给新一磨,emmmm母上日常的购物我就没有办法了,但是绝对是可以减少的!!


  黑羽快斗想说。


  但是他没胆。


>>>>>>>>>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就三天前。侦探的游戏总是不带黑羽,他习惯了。酒肉过后就是游戏,但工藤没想到他们玩这么狠,赌输了就写一份征婚书。征婚书,这玩意儿谁会写?但几个人纷纷鼻观眼眼观天花板,留给他一个闪亮亮的大白眼不说,顺便还把他的手机给扣了。工藤新一硬着头皮写了一篇,被服部平次拍了下来,摁着工藤新一的手用指纹开了手机,十分大义凌然的帮工藤新一发在了私用的推特上。粉丝倒是不多,但朋友们大概都知道。倒是对他友好,没有转推。总体来说,炸的最严重的大概是黑羽快斗。


  大冒险,说出来原因就不能叫大冒险了。而黑羽·耿直·想给恋人小惊喜·快斗,直接越过了自己交往多年的恋人,联系了远在洛杉矶的工藤夫妇。而工藤新一对一切是真的毫不知情,只觉得恋人最近某些方面是真的欲求不满,弄得他这几天完全没有正经出过门,在询问恋人白天在外都干了些什么之后,当即被压倒就是新回合,到后来工藤新一坚决不说一句话,免得祸从口出。


  其实说实话,如果不是工藤新一写的太过……呃,太过对黑羽有利,黑羽或许还不会整出这档子幺蛾子来。比如说,如果加上限定性别这一条,黑羽顶多因为这事儿和工藤闹一闹,就算过去了。但是吧,看看细节,“有车有房”,房子买好了,车子目前还在攒钱中,但可以用滑翔翼飞的,快多了爽多了好玩多了;“可培养一定的感情基础”,那必须,早就有了,有的杠杠的;“长得好看”,他工藤新一敢说自己长得不好看?那就是变相说他自己,工藤新一绝对不会干这蠢事儿……以及等等,黑羽快斗几乎可以认定,这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哪有人面向小姑娘写征婚书加上有车有房这一点的?这一看就是写给大老爷们儿的,还是他这种帅气多金的大老爷们儿。


  他当然没有单独准备,期间把周围结婚的没结婚的有女朋友的没女朋友的包括有男朋友没男朋友的……都问了个遍。既然已经联系了工藤夫妇,总不能再打个电话过去说“对不起我闹着玩儿的你们回去吧”,那样只会让他死得更惨,这辈子都别想让工藤新一跨进挂着黑羽牌子的门儿了。他能做的,应该也只是在工藤夫妇到来之后给他们一个,能让他“娶到”工藤新一的理由。这话也不能说出来,说不定会被三个人一起打。


  周围的朋友们给他的也不过几点忠言,钱多多,爱多多,讨好丈母娘。他照做了,想了想口红色号太多品牌太多全买了太贵,有颜色的【这点上来说黑羽先生有点直男】他只能想到眼影盘。但没想到丈母娘这关这么好过,被一脸笑容说着“哎呀送什么礼呀你的话我满意的很”,被拍拍肩膀捏捏小肉的黑羽快斗还没从幸福天堂天使的怀抱里清醒过来,夸嚓一下被黑着脸的岳父给扔进了地狱十八层魔鬼的油锅。


  挑刺儿,绝对的挑刺儿。什么“我喝茶既不喝绿茶也不喝红茶我要喝紫茶”,“这个咖啡豆每一百五十毫升居然含三毫克的咖啡因对新一的身体和大脑一点都不好”,“这几份藏书的话洛杉矶都有三套了一套供起来一套准备寄回来给新一但是太重了我没带一套自己看”,谁信。


  但黑羽快斗不能说,说了就是死。他只能跪在原地点头哈腰说“岳父说得好岳父说的妙岳父说的都是真理应该拿小本本记下来”,还糟了一记白眼。


  口头上挑刺儿都还好,但工藤优作把那张纸条反过来搁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是真心实意地懵逼了的。


  天杀的,他现在带工藤新一私奔来得及吗。


>>>>>>>>>


  六百万,这是他把以前拿来压凳子腿儿的硬币都抠出来才凑够的数。没有借钱,坚决不能借钱,这关系到他作为上面那个的尊严,可以见得他这次聘礼给的是真心实意,就差把身上这身衣服给卖了。但是还是没能入岳父的法眼,他有点委屈。


  但讨价还价这一步,也应该是预料之中的。买衣服砍价不也是这样,哪怕一件金线绣的挂着百来个天然钻石的衣服还只要价两万円,你也得意思意思问问一万卖不卖。但这时候不是商家卖衣服,黑羽快斗主动说出来是对左手死神镰刀右手魔鬼三叉戟的岳父的不尊重。但他要是直接问出来“那您觉得呢”,好像也不太合适。内心纠结了一下,想了个比较稳妥的办法,黑羽快斗还是只闷了个鼻音出来,闷到自己快要断气了才来了一句“那……”,这个字刚出来他就呛着了,然后他听见了工藤新一抑制不住喷出来的那种笑声。


  不是,他到底哪边的,能不能好了。这个人是真心实意想和他谈恋爱的吗?真心实意想过日子的吗?看到自己胖次都快卖了就没有一点心痛惋惜最关键的是心疼吗?


  黑羽快斗一边暗暗在心里发誓明天一定要让那个在旁边见死不救的家伙下不来床,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岳父大人的反应。他看见工藤优作的眉头跳了跳,但这个时候他实在说不准是因为工藤新一那一笑,还是因为他自己支支吾吾那句话。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他都应该乖乖闭嘴待在原地不要乱动。


  工藤优作像是犹豫很久的样子,还不断地用手里的笔敲着桌子,一下一下地让黑羽快斗想起来敲竹杠的现实真人版。等那边黑羽快斗估摸着敲的手都疼了的时候,工藤优作才幽幽地开口。


  “翻两倍吧?”


  得,您还是敲吧,慢慢敲,我不急,我听着。


  这下连工藤新一都有些看不下去的感觉。一直半依靠在沙发上的身子终于直了起来,正在厨房忙活的工藤有希子却忽然喊工藤新一过去帮忙。谁不知道工藤新一天生就是炸厨房的料?因为家里是开放式厨房,还可能把天花板也给一起烧了。但没办法,父母命难违,工藤新一还是放下杯子过去了。


  两倍,太多了,贼多,一倍他都得忙活个大半年,还是那种每周一次小演出每月一次大演出那种。但这个时候如果说出“好的我马上就去借”,一定会被看扁。


  “能不能少十万?”


  “……可以。”


  “再少十万呢?”


  工藤优作笑笑不说话。


  黑羽快斗明白了。他深深地拜了一下,终于被默许站起来。双腿发麻,步伐还有些一瘸一拐的,但这个时候他倒是第一时间跑向了工藤新一,在岳母大人的保护范围之内蹭的一下扑了上去,响亮的给了他一个吧唧。


  掰着手指头算了好一会,黑羽快斗终于义正言辞地说了一句,“新一我明年这时候就可以和你结婚了!”


  工藤新一做出一个心疼的表情,嘴上倒是一点都不留情,几乎压灭了黑羽快斗心里升腾起的所有火花,“我觉得,你明年再来的时候,会收到和今天一样的话的。”


  ……


  黑羽先生,长路漫漫,请继续加油。


F·I·N

评论(9)
热度(124)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