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最近在赶原创文!这边要暂时搁置一下辣!
【虽然已经偷懒好久了】
有缘相见啊盆友们!

〖快新〗阿尔茨海默。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ABO

*如果他们老去。

*【其实这是去年就写了一半的文了……今天补完】


  唉——

  这样的叹息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小户型楼房的一楼。这样的房子在现在已经很少了,多在那些较偏僻的二线城市,入住率也不高,天黑之后就不见什么人影。住户也大多是些老人,邻里乡亲都相熟,气候适宜,所有人对一切都带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包容。

  这里的天气还真是好啊。

  是是,快斗先生还是先把脚抬一抬吧。

  看起来还十分显小、但实打实已经二十五岁的姑娘扶着拖布,有些无奈地看着坐在转椅上,腿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黑羽快斗。年过古稀却仍旧精神矍铄的男人越发像个孩子,此...

〖叶翔〗紫薯粥

家里厨房不大,站进去两个人几乎没法操作。初衷是两个人都不是会做饭的主儿,厨房顶多是个摆设,除了放冰箱几乎没什么实际用途。
最近孙翔学着个新技能,煮粥。他觉得简单,水煮开了往里面丢米就可以。他喜欢小米,不容易煮烂,吃着也软,听说还对胃好。
久了就想做出点花样来:加料。
叶修是不常进厨房的,饮水机在客厅,他泡茶泡面都是在茶几上进行的。后来孙翔急得不行,和他列举了泡面的一百种坏处,叶修强调泡面是电子竞技的灵魂。两个人争执不下,最后折中达成共识:吃泡面可以,得拿到厨房煮,煮的汤一律丢掉,调料重新烧水泡。
叶修私底下咋舌,明明泡面汤才是精髓,这就丢了多可惜。但已经答应人的事儿,也不好再驳斥了。
这天他乖乖来厨房煮...

〖叶蓝〗特产。

*叶修×蓝河

*家里电脑键位好不习惯……渴望属于自己的pc电脑【委屈】

*@谢老师 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你,你懂我的。

*纯对话体——懒惰。


[1]


“哪位许博远啊?有你的快递。”

“啊啊啊这,来了来了!”

“签这就行。”

“诶好……这单子能留给我吗?”

“家里寄的啊?手写单呢。”

“嗯……是。能留吗?”

“能的。那给我拍照留个底吧。”

“谢谢。”


[2]


“哇老蓝老蓝,这是啥啊?”

“填着食品……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给我个剪子?”

“哪有这个啊。拿钥匙吧,我这有把小的。”

“钥匙怎么开...

〖叶翔〗养狗

顶楼院子里空间大,孙翔琢磨着养个小宠物,没两天就抱回来一只宠物狗,毛色杂,孙翔给取了个名字叫花花,成天跟着孙翔上顶楼撒欢,糟蹋了不少白菜秧子。
叶修倒是准狗进家,但不准它进房间和书房,而猫被放在了卧室。小家伙和叶修倒是亲,因为叶修乐意跟它分享夜宵泡面里的火腿肠。
没过几天,叶修照例去网吧看看兴欣,半夜回来却拿塑料兜子兜回来一条狗。
孙翔震惊:“你想干嘛!”家里已经有一只猫一只狗了!
叶修从客厅角落的狗粮袋里随便抓了一把扔进塑料袋里:“网吧后门流浪狗生的,一窝,那边带不过来了,放咱们这一只。”
“呃。”想到有点这可怜的身世,孙翔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过去试探试探揉了揉小狗的脑袋,小家伙专心吃饭,也不理他,“...

〖王&乐〗神算子王杰希与西南蛊王张佳乐①

*纯友情向。
*这几天在云南,就忽然想起来这个梗…………有点想笑。
*傻x文风系列。
*决定每天就写1000,假期我要偷懒。

[1]

张佳乐是前辈。
前辈是什么。是职业规划的参考,是未来方向的明灯。他走过的路都是资料,特别是当得起前辈二字的人。
张佳乐比王杰希早两年出道,还带着除去一叶之秋无解的繁花血景。第四赛季还是繁花血景和一叶之秋属于两片阴云的时代,王杰希刚出道,就知道得小心百花,小心张佳乐和孙哲平。
各种意味上的小心。
张佳乐是土生土长云南人,据说百花的据点最初不在昆明,而是昆明周边的某个小县城,队长孙哲平对于一路南下已经是极限,再让他蹲在山里的小网吧里,他不乐意,才选在了省会城市。
坊间传言,张佳乐是苗族...

〖叶周〗思约。

*叶修×周泽楷
*某站首尾限定梗:
首:“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尾: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玻璃渣预警?或许也没有。
*我流强行拽文·可能看不懂系列。再不改文风我要疯了。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周泽楷不确定这是哪里。或许是梦,是虚空,是人类还未发现的第N次元。总之他站在这里,周围是黏稠而空旷的,他动弹不得,快要喘不过气。
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身处之处。他想这或许是梦,但他想不清楚是怎么进入这里的。他睡着了吗?或许没有,上一段明朗的记忆是在葬礼上,还没有哭泣, 没有哀乐,只有冰冷的声音在宣告:Rest in love.
是了,或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现在。没...

1 / 18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