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病気。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一条记性又非常差的鱼。

〖快新〗阿尔茨海默。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ABO

*如果他们老去。

*【其实这是去年就写了一半的文了……今天补完】


  唉——

  这样的叹息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小户型楼房的一楼。这样的房子在现在已经很少了,多在那些较偏僻的二线城市,入住率也不高,天黑之后就不见什么人影。住户也大多是些老人,邻里乡亲都相熟,气候适宜,所有人对一切都带着一种由内而外的包容。

  这里的天气还真是好啊。

  是是,快斗先生还是先把脚抬一抬吧。

  看起来还十分显小、但实打实已经二十五岁的姑娘扶着拖布,有些无奈地看着坐在转椅上,腿却在地上一点一点的黑羽快斗。年过古稀却仍旧精神矍铄的男人越发像个孩子,此...

〖快新〗万乡何归。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他们不是神,他们都只是万千尘埃里太阳照射下闪闪发亮的一颗。

*有七情六欲,有儿女情长。年轻时候都做错过事情,到了现在也还有迷茫。

*唉,我挺不擅长写这种的,同人不就是图个乐呵,两个人甜甜蜜蜜腻腻歪歪在一起,多好。

*可能会补俩番外。

*一发完。

*涉及恐怖描写的地方走外链。

*案子冷处理,不影响后续剧情,可以不看。可能有时间错别字小bug,让我缓缓,缓完再改。


  呼——


  工藤新一从喉咙间呼出一口浊气,连续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已经让他耗尽了力气。不当的睡姿让他整个人仿佛入刑的犯人,四肢百骸都传来麻木,接踵而来的便是疼痛。他左...

〖快新〗結婚おめでとう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1]


“我快要结婚了。”

“是吗,恭喜你啊。”

“我是说真的,真的——意识到这一点的你能不能好歹抬头看我一眼?”

“魔术师等于骗子,我有权利不相信一个骗子说的话。”

“嘿你这么说话非常伤人的,要知道作为天敌,哪怕是老友,我从我的家里到你这里来——二十分钟的车程,恰巧我今天还是走路,加上七七八八的事情,我今天用了一个小时才到这里,来和你说起这件事,你就没有一点感动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结婚对象就在这栋楼的五楼。而我在四楼,这就是你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至少我还没有上楼,所以你可以当做到此为止,我是专程来看你的。”

“哦是

〖快新〗少给十万行不行。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来自赌骰熟了后群里Nerth和烟雨的点文联合!感觉好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Nerth @Nerth黄昏坠于海 :快斗去新一家提亲,两家因为聘礼不够打起来了

 烟雨 @烟雨霖铃 :新一打赌赌输了被迫写了个征婚书

*你看他们给我的点梗都这么搞笑我本来就是个这么搞笑的人结果就出来了这么搞笑的文

*对不起我崩坏了。

*现在写出来也有一部分哄自己开心的意味,文笔幼稚园,傻白甜到没边,ooc到没边,大家看了笑笑就好,不要计较细节。


  “所·以·说?”...

〖快新〗手紙。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一个从单恋开始慢慢圆满的故事。在二十一世纪信息飞速交互的年代,总觉得书信变得很浪漫啊。格式用lof不太好调整,就省略落款的部分了。


工藤新一:

  

  展信佳。


  我今天看见樱花了。这个城市比我想象中静谧,初春雪融也没有带来分点喧嚣,整个城市都静静的,静静的,呼吸间都只剩粘稠的空气,闷热,除去能够看到樱花,一点都不好。


  或许还有一点好,是我见不到你。


  是的,我相信对现在的我来说,不见不念是最好的。我用了一张上万日元的机票离开那里。上万日元,提到这个总会让我想到我送给你的第一件礼物。不,不是一件。不知道你还...

家里新来了一只狗。偶日下班的时候,跟着工藤后脚进的门。圆滚滚一小个,只是脖子上没有颈环,看起来是个流浪狗。虽然说……太胖了一些。

家里的大部分生物并不接受这个不速之客,以鸽子群为首咕咕唧唧,封在黑色鱼缸里的鱼儿们也在狗爪子拍在鱼缸上的时候游来游去。黑羽对此极其满意,感觉有这只狗在,指不定那天就会把工藤拿来吓他还不准他扔掉的金鱼给捞出来吃掉。

后来捞是捞出来了,啪地一下甩在了客厅的地上,据黑羽说腥的他三天没在客厅待过。


就是太能吃了,到家第三天就会自己翻狗粮袋子。眼睁睁看着它从一个球胖成一个土豆,心好痛。


*混个更……我也很想知道,爷爷奶奶养的狗为什么这么胖,顶着金毛的脑袋为什么...

〖快新〗七日复健。[5]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有参照我的寝室布置来写。

*我终于写完论文啦!


  一切不可逆过程都是从有序状态向无序状态的方向进行——工藤新一忽然想起之前大学物理课上老师慷慨激昂讲解的定律,此刻用来形容他的书桌大概再好不过。桌子的右边摆着不同的水杯,喝咖啡的,喝茶的,感冒时候喝热水的,喝药的……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五六个杯子。桌上摆着他的电脑,还有上课时候的专业书。柜子旁的挂钩上挂着黑羽快斗抓上来的毛绒兔子,当初是没有零钱坐车而去换的硬币,黑羽快斗似乎是顺手抓上来的一个,回来后却执意地挂在了工藤新一这边。


  最初一切都是井井有条的。专业书的位置,笔记本的位置,笔都好好地...

1 / 7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