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叶蓝〗特产。

*叶修×蓝河

*家里电脑键位好不习惯……渴望属于自己的pc电脑【委屈】

*@谢老师 明亮的大眼睛盯着你,你懂我的。

*纯对话体——懒惰。


[1]


“哪位许博远啊?有你的快递。”

“啊啊啊这,来了来了!”

“签这就行。”

“诶好……这单子能留给我吗?”

“家里寄的啊?手写单呢。”

“嗯……是。能留吗?”

“能的。那给我拍照留个底吧。”

“谢谢。”


[2]


“哇老蓝老蓝,这是啥啊?”

“填着食品……我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给我个剪子?”

“哪有这个啊。拿钥匙吧,我这有把小的。”

“钥匙怎么开...

〖王&乐〗神算子王杰希与西南蛊王张佳乐①

*纯友情向。
*这几天在云南,就忽然想起来这个梗…………有点想笑。
*傻x文风系列。
*决定每天就写1000,假期我要偷懒。

[1]

张佳乐是前辈。
前辈是什么。是职业规划的参考,是未来方向的明灯。他走过的路都是资料,特别是当得起前辈二字的人。
张佳乐比王杰希早两年出道,还带着除去一叶之秋无解的繁花血景。第四赛季还是繁花血景和一叶之秋属于两片阴云的时代,王杰希刚出道,就知道得小心百花,小心张佳乐和孙哲平。
各种意味上的小心。
张佳乐是土生土长云南人,据说百花的据点最初不在昆明,而是昆明周边的某个小县城,队长孙哲平对于一路南下已经是极限,再让他蹲在山里的小网吧里,他不乐意,才选在了省会城市。
坊间传言,张佳乐是苗族...

〖叶周〗思约。

*叶修×周泽楷
*某站首尾限定梗:
首:“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尾:我终于完成约定了
*玻璃渣预警?或许也没有。
*我流强行拽文·可能看不懂系列。再不改文风我要疯了。

“能跟我说说,你正思念的那个人吗?”

周泽楷不确定这是哪里。或许是梦,是虚空,是人类还未发现的第N次元。总之他站在这里,周围是黏稠而空旷的,他动弹不得,快要喘不过气。
他没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身处之处。他想这或许是梦,但他想不清楚是怎么进入这里的。他睡着了吗?或许没有,上一段明朗的记忆是在葬礼上,还没有哭泣, 没有哀乐,只有冰冷的声音在宣告:Rest in love.
是了,或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而现在。没...

【韩周】故事(上)

关于这篇韩周,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
最初。我安利八百遍什么都安利不进去。遂委屈。
谢老师揉毛。说。“你看那套鲁鲁还有韩周,不是你安利的嘛。”
我【嚎】:“那是你先跟我说的!!你说韩周带感的!!”
昨天去找谢老师玩。谢老师:“给你个机会,点个梗。”
后补:“原著向啊,我不写au。”
我【星星眼】:“我想看外星人和仿生人!!”
谢老师:“…………”
然后昨晚来找谢老师码字。昨晚有要烧的趋势,九点就被谢老师赶回寝室。昨晚十一点过写完文开开心心关热点。手一顿。第一反应:
完了我十一点才关热点这下谢老师要知道我九点钟回来没睡觉了。
后来又一想:管他的!睡觉去!
中午点又过来玩。非常诚挚地以头抢枕头和谢老师说我想看外星人×...

〖叶周〗一梦起。[FIN]

*叶修×周泽楷


[16]


  训练的内容和平时在战队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基础训练全部取消,几乎每天都是2V25V5,找感觉打配合。叶修每天抱着电脑研究外国战队,下午要开四个小时的战术会,晚上又有三个小时的战术实践,弄到回房间的时候基本都是晚上十点,洗完澡倒头就睡。

  周泽楷每天都睡不够,找尽一切时间缩在电竞椅里补觉。训练场地就是酒店的二楼,国家队秘密集训,轮回天高皇帝远什么都管不着,两个人随意黏糊也只会收到队友的啧啧啧三连。他每天挂在叶修身上进电梯,基本这时候就能睡着,回去了小睡一觉再起来洗澡,每天被叶修揪起来的时候困得眼睛都迷离着,叶修每天都担惊受怕着会忽然听见浴室...

〖叶周〗一梦起。[15]

*叶修×周泽楷

*上一章怎么写的是七楼!我总记得是十二楼!


[15]


  周泽楷愣在那里许久,孙翔还在话痨攻击中持续掉血,这会整个人都躁动着。他偏头去看周泽楷的手机,脑子里思考队长这手机是什么型号哪年买的了啊,怎么还没给回复。扭过头去看到那边快要爆炸的消息列表,他猜是队长手机又卡死了。

  这种时候,孙翔的消息有没有回复就不重要了。小年轻的话题已经从第十赛季到了北京天气,北京前后十五天的天气翻着花儿地讲。这边周泽楷不理孙翔,孙翔只能跑去跟小年轻唠嗑。一时间车里像是八百个人在开会,吵得周泽楷恨不得当场昏迷。

  周泽楷想知道叶修有没有知道昨天那些事,想知道叶修的...

〖叶周〗一梦起。[14]

*叶修×周泽楷

*虽然好像还有很多的感觉但是我好像每次情节跳的会比预期快所以这篇应该快要搞完了!


[14]


  周泽楷是完全怔愣住的。他没敢点开那个帖子,他能猜到那个帖子里写了什么,也无数次想象过这之类的帖子会写些什么——这类他和叶修始终避而不谈却又心知肚明的事实、血淋淋的事实。

  他机械一般地摁下Home键,想移动手指去摁锁屏键,才发现自己的手也颤抖地厉害。微信图标里跃动的红点像是在反复把他从无畏的理想里拉回现实。事实证明一切不会越等待越美好,只会向你所逃避的可能性一路狂奔。

  周泽楷定在原地,几个人正疑惑队长为什么还没有跟上来。江波涛第一眼看到周泽...

1 / 4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