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随笔〗致我深爱的你

*新一生日快乐!!

*以下是你川对新一的深情告白【不是。

*新一生日第六弹!时间是中国时间,『我爱你』。


  像梦一样。


  一眨眼我已经快要十九,那个人还是生命中最好的年岁。我从很久以前就对十七岁有着莫名的执念,但我的十七岁过的平平无奇,挣扎在试卷与分数里,在十七岁的尾巴终于告一段落,算是对过去的十几年有个交代。如果说那一年做了什么的话,大概是高三的时候疯狂地喜欢着新一吧。


  是的,高三。这部很多人的童年之作我到了高三才真正意义上地接触。初中的时候听我家宝宝念叨了不少,那个时候算是记住了大部分的人名,不然以我的脾性,大概到现在都难去接触这个人。


  幸而如此,算是吧,幸而如此。


  高中的时候算是接触的比较频繁。高一我们班比较浪,想想高一的时候体育课上,或者是课间,上课前,班里看了不少电影,柯南剧场版也看了不少。那个时候也只是更深了些印象,后来也有去找来看过,看的第一集是本堂瑛佑指出新一身份那一集,的后几十秒……是的,我补番就是那么放荡不羁。那个时候就觉得这个人真好看,声音真好听,但是大抵是那时候还处于没有触动到我的某个点……所以没有继续再看下去。我仍旧过着高中颓唐的生活,每天满脑子也不知道想的什么东西。


  直到高三。


  我记得蛮清楚,高三的时候M19引进,我那个时候周末回家经常会跑去电影院泡着,想想博人传引进的时候,在影院看了两遍泡了一下午……扯远了。在知道消息之后就一直嚷嚷着要去看,也是那之后开始慢慢补柯南。


  最开始掉的是新兰坑。对这对CP的感触可以说最深吧,初中的时候我宝宝就会给我讲她在贴吧看到的一些文,讲他们两个间的故事。所以在掉进柯南坑里最先喜欢上的就是这两个人。


  我在高三的时候还沉在一段过往中难以逃出,满脑子的理科思维还有议论文套路,那个时候写的文字像是单纯的叙事,但场景大多是我曾经梦过的。我羡慕着那两个人,或许正因如此才会如此喜欢那两个人吧。


  我到现在仍旧爱着这一对CP,写的却不像以前那么多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一入腐坑深似海,从此良知似路人。


  是这么说的吧好像……我觉得说的挺好的,嗯。


  我在跳进这个坑之前完全只把这之类的事情当做玩笑。第一次有所感触是南康的我等你到三十五岁,那个时候是真切地为那个人不值,为那个人哭过。我一向认为爱情和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以外的一切都无关,毕竟爱情和婚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



  ……又扯远了。


  为什么会掉进快新坑呢,我记得很清楚的是当初险些被兰发现的时候那两个人的眼神。什么都不用说,什么都不用怕,两个人都是十分自信的笑容,都是什么都不怕的年纪。


  一个眼神就够了。


  我对眼睛的某种态度有些偏执。一个人最精彩的地方大概就是他的眼睛。喜怒也好,哀惧也好,眼睛里能最直观的看出来。所以最开始因为不习惯侧脸的画风而迟迟没有入穗积太太本子的我,最后还是败给了她画的眼睛。


  真的,太好看了。


  这两个人有多好呢?我说不清楚。特别是新一。听到他的声音会安心,看见的时候会笑出来,有种莫名的安心感。


  觉得写同人是一个挺奇异的感受。我从小学就开始写,对,小学……黑历史都不想再翻,却还是因为第一本手稿失踪而耿耿于怀。我写的东西挺多,放出来的没放出来的,各种CP各种脑洞乱炖……也挺好玩。但是写的最久的是快新,写的最多的也是快新。


  感觉在我的印象里,这两个人的相处方式一直是十分轻松的。一方会把爱意之类的事情常挂在嘴边,一方有些羞于启齿,更愿意把对一个人的爱表示在某些很日常的动作里。回家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拎在手里的蛋糕,晚上醒来时温柔缱绻的凝视,握住手指时不自觉收紧的力道……他像是随时都在表达着对另一个人的爱意,那个人也是。


  我在写这些的时候会代入很多自身的故事或者情感,或者是我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在内。万乡大概就是这样。我没有勇气去跨出那一步,不知道新一有没有。但我希望他有去见一面的勇气,又不要像我这样没骨气。


  “我只不过是喜欢一个人。”


  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喜欢新一,超喜欢的那种。即便是去年年底掉了文野坑,也买了本,妈妈好像都还是会把我买的所有归结为“柯南相关”。妈妈知道我喜欢什么的时候会非常疯狂的喜欢,但是在不喜欢之后也会置之不理完全抛弃一样。所以在前两天买新T恤的时候她问我,以后万一不喜欢了怎么办呢。


  我也不知道。或许我总有一天连くどうしんいち这一串字眼都要回忆很久,那个名字说出口也会觉得十分艰涩。


  但至少现在我还爱着他。


  是的,至少现在,我还爱着他。


  我最最爱的新一,生日快乐。


酔川。2017.05.04


评论
热度(15)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