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K新〗月下亡徒[7]

Part . 7 孰是孰非。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结尾强行快新【x

*我怎么那么能啰嗦

*新一生日第三弹!时间是中国时间,『一世』。


  ……头好晕。


  工藤新一的神志终于清醒了些,睡衣被汗黏腻在身上的感觉并不好受,眼前黑黄相间的光斑终于凝成了清晰的图像。他略微张口想说出什么字眼,浑浊不清的音节从喉咙里滚出,如同烈火燎过一般。


  勉强用手臂撑着才能坐起来,工藤新一感觉什么东西从腋下滑了下来,从他的睡衣里侧掉进了床铺里。他听见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是一男一女正交谈着逐渐向他的房间靠近。


  他把温度计从床铺里拿出来,瞥了一眼,三十六度七,看起来十分正常。门被推开的有些艰难的样子,冲矢昴侧身先走了进来,还戴着防烫伤的手套,腋下还夹着隔热垫。相比之下灰原哀显得轻松不少,只是一手提着保温杯,一手拿着一个并不算大的碗。


  而看到现在已经坐起来的工藤新一,灰原哀挑了挑眉头,“怎么,病号先生终于醒了?”接着低头看了看手上挂佩着的腕表,“你起来多久了?”


  “没几分钟吧……”工藤新一递过去手上的体温计,“你看,已经完全没事了。”


  “做梦吧你。”灰原哀把手中的水和碗放在一边,重新设置好温度计再插回工藤新一腋下,“我们刚给你弄好体温计之后才下楼,来回才不过五分钟,时间根本就不够。”


  冲矢昴已经盛好了粥,十分温暖的香味却也没有勾起工藤新一的食欲。他看着灰原哀动作熟练地从实验服的口袋中摸出小药盒,干笑了两声,“可能确实还在发烧吧。但是灰原你还不如给我个痛快的,直接打一针退烧针多好……”


  “哦?你是想说让我给你打一针退烧针,然后你好好关上房门在房间里睡一觉——等估摸着我们警戒心放下来之后就翻出去,再搅到怪盗基德的事情里去?”灰原哀很直接地白了他一眼,“别想了工藤,虽然知道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我真的要怀疑你昨天是不是被基德给绑走了。”


  从灰原哀语调千回百转的“哦”开始,工藤新一就已经开起了自动屏蔽,冲矢昴把他放在床边地上的小桌板拉了过来,把仍旧袅袅飘着云雾的粥摆在他面前。工藤新一用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搅着,听到灰原哀最后一句时险些把勺子给戳断了。


  坦白说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求爱而不得只能绑票,既然得不到就只能毁灭——”什么的,好像也可能是那个人会干出的事情。但直觉告诉工藤新一,怪盗基德不会对他用乙醚,以及“做个交易”这样的说辞……倘若是怪盗基德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了。


  那个项链本就是属于他的东西,此刻用它来做交易的对象显然没有什么意义。况且那个人什么都没说……工藤新一近乎笃定那个人会再来一次。


  怪盗基德精通易容,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昨夜劫持工藤新一的人伪装虽然厚重,却和“易容”搭不上什么关系了。难说是刻意隐瞒什么或者是故意想让他看出什么……工藤新一揉了揉病中过度思考而发痛的太阳穴,大致讲了一下昨晚的情况。


  “你是说,你昨晚被人绑架到一个类似废旧仓库的地方?”冲矢昴捏着下巴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整理着工藤新一提供的信息,“而那个人提出和你做交易,没有提到交易内容,却已经拿走了你的项链?”冲矢昴的眼神此刻正凝在工藤新一的身上,他的手腕上有被什么东西勒的破皮的迹象,看起来是剧烈挣扎过。按照工藤新一给出的外貌信息,几乎什么都得不出。而那个人似乎也十分照顾他的感受,虽然刻意熄灭了烛火,但房间内却有简陋的加湿器与制造氧气的装置。虽然工藤新一因为身体不断地被汗浸透又着凉而发烧,对于“被绑架”这种情况而言,还愿意放他回来,已经是至仁至义的情况了。


  “对。”工藤新一仍旧搅动着面前的粥,“而且我当时似乎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绳子似乎是很好挣开的类型,但是我的手上和脚上都有手铐,才被一直困在那里。”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那个时候天已经大亮了,我不知道具体的时间。手铐突然打开了,能听见很清楚的声音。我不知道我挣脱用了多久,但是等我挣脱后不久……那四个手铐就爆炸了。不对,是五个。当时我手脚上都绑了一个,两只手之间还有一个……或许那个人在房间的某个地方安插了摄像头也不一定。”


  “也不一定?”一直默默听着的灰原哀出声发问,“你没有去探查有关摄像头的地方?”


  工藤新一苦笑了一声,“没有时间了。我挣开后不久房间里就有定时炸弹的嘀嘀声,炸弹是嵌在墙壁内部的,我随身带着的弹簧刀那时候已经找不到了。那个房间大概在废弃楼房的十七楼左右,为了保证安全我只能跑下来。等我差不多跑远后,那里就爆炸了。”


  “我原本想要去问仍旧在组织内部的安室先生,但是那边也毫无所得……”


  “你去见了波本?”冲矢昴眯缝着的眼睛睁开来,“看来你是真的有些烧糊涂了。你们现在不应该见面,组织很可能已经知道你的行踪,你这样会害的他暴露的。”


  工藤新一的脸色更苦了一些,“我那时候确实冲动了,可能也是糊涂了一些,看到波洛就毫不犹豫地冲进去了……索性待的时间不长,只要当时周围没有组织的人存在就好。”


  “只能祈祷如此了。”冲矢昴站起了身,把之前盛粥时造成的小小混乱简单收拾了一下,“现在差不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那个人是基德,一种是那个人是组织的人。现在我们只能祈祷是前者。你这段时间最好也不要去上课了,虽然组织那边关于你的资料已经是死亡,但是还是小心为妙。”


  ……


  工藤新一内心呜呼哀哉,虽然他最近的生活已经无聊到爆炸,但这无疑是雪上加霜。他不知道这样无聊的日子他还要过多久,此刻哪怕是为了自由也难以违背眼前男人的意思。他小心翼翼地抬头看向冲矢昴。


  “那基德的案子……我不是说要去,我不去,老老实实待着。他的案子有进展吗?我记得就是今晚的事了。”


  灰原哀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会说些什么,结果居然是关于他的事情。”随后甩了一份报纸过去,“今天的晚报有那栋大楼的情况。因为是废旧的楼,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被记者调侃称是爆破错了地点——关于基德的话,这次案件是铃木家的那位大叔寄出的预告函。基德在回复邮件时特地要求,这次不能有记者的存在。对了,你的手机震了挺久,你一会记得看看,充好电后放在你床头柜里了。”


  “不能有记者?这不像是他风格啊……”


  “比起这个。”灰原哀挑起一个类似地狱玫瑰的微笑,“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把粥吃完后,把药吃了。”


  “……我吃不下。”


  “十口。”一双绿色的眸子已经完全睁开,此刻带着些许的调侃看向工藤新一,目光在他和面前那碗粥之间来回逡巡,意味明显。


  ……


  这日子快要没法过了,工藤新一想。


T·B·C

评论
热度(38)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