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快新〗万乡何归。[4]

前篇:〖快新〗万乡何归。[3]


[4]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案件恐怖描写有,修仙党建议爬起床再看。

*新一生日第二弹!时间是中国时间,『一生』。


>>>>>>>>>


  黑羽快斗一生,虽年岁还未及不惑,也算是极富传奇色彩了。八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未到十年后又重新出现在他身边。过了几年与侦探月下追逐的日子,又在脱离怪盗身份后与侦探纠缠不休。他自以为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但此情此景下,他也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心脏不疯狂地跳动起来。


  走廊通向外部的一侧设有通风口,另一侧虽然也设有一个,正好是在他们之前发现的门的上部,但有一半多已经被封入墙体。既然声音是从通风口中传来的,那么就无可避免地要探查一番。黑羽快斗提起过,仓库中一定有可爬的梯子。他们之前进入化妆间前,仓库内恰好亮着,为了防止里面的东西落灰,仓库内置放的物体都盖上了一层防尘布,而仓库侧里十分醒目地立着一人半高的物体,大抵就是梯子了。但工藤新一坚持不同意,也没有与黑羽快斗继续争论的意思,把手机打开后调至录像界面,又顺手顺走了黑羽快斗的手机并顺手解了锁,勉强在地上清出了一片干净的区域,调整至录像后,调整角度,确保能够拍到两人的动作。黑羽快斗顾不及心疼自己置身垃圾中的手机,看见工藤新一已经戴上了他随身携带的白色手套,工藤新一调整着手电筒的亮度,抬头看着他。


  “你有带布条吗?遮光性好一点的,长一点的那种。”


  黑羽快斗在独自一人时就会进行魔术练习,这之类的东西自然是随身带在身上。他从袖口中抽出来地给工藤新一,却有些愣神。


  那样的眼神。


  从澄蓝色眸子里映出来的,那样的眼神。


  那个人是工藤新一啊。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平成年代的福尔摩斯。那样自信的、如同火焰在瞳孔深处燃烧一般的眼神——


  他有多久没有见过了?


  黑羽快斗略微蹲下,半跪在地上,确保工藤新一已经在他肩膀上坐稳后,他的右手扣住工藤新一的两条小腿,左手紧握着工藤新一垂的略低的左手,慢慢地站了起来。


  通风口算是比较容易打开的那种,轻轻一推就可以放在一边。工藤新一刚准备示意黑羽快斗站的再高一些,一只手就死死握住了工藤新一的左手手腕。


  那是一只极其苍白的手。看上去没有半点血色,力道却大的吓人,骨骼和血管都凸出来,死死地抓住工藤新一的手不放。指甲极不平整,此刻几乎要嵌进工藤新一皮肉里,已经有血流下来,顺着工藤新一的手臂滴到了黑羽快斗的鼻尖上。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都没有出声,此刻只有眼前这个西方人嘴里传出的沙哑的“啊、啊”的音节。但黑羽快斗的手也已经捉紧了工藤新一的裤子,原本平整的布料再被汗水染上,烫出了一片褶皱。工藤新一眼神平静地看着他眼前的那个人,一言不发。


  那个人的眼窝深深地陷了进去,整个人浮现出一种病态。他的眼神里惊惧不定,虽然是西方人的面孔,这个人的身形却是偏瘦小的那一种。工藤新一的手电筒和手机一起放在胸前的口袋中,光芒虽然黯淡,却让那个人十分不适地想要闭上眼睛。工藤新一想要出言诱哄,却发现放在一侧的夜光字条。


  这个人是聋哑人。


  工藤新一的手腕痛的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但仍旧没有试图挣开或是什么,一双透着睿智和冷静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前人,现在他只能想出这个办法取得对方的信任。


  终于,那个人的手松开了工藤新一的手腕,指甲缝中的血顺着他的手指流下。工藤新一松了一口气,取出之前黑羽快斗递给他的布条,绕在那个人的眼睛上,在这个时候已经取走之前放在一边的夜光字条,放在了口袋里。


  这个人趴在接近通风口的位置。工藤新一试图将他拖拽出来,却发现始终有一股大力阻隔着他,伴随着金属物件碰撞在一起的声音。那个人侧躺下来,用手指指了指他身后的位置。


  工藤新一把手电筒的光调向那边,看见了已经失去金属光芒的铁链缠绕在他腿上,尽头已经看不太清楚,但似乎每隔着一段时间就有个什么东西固定一般。工藤新一心里一惊,脚试图向上蹬,黑羽快斗会意地托住他的脚底,让他踩着自己的肩膀翻了上去。


  铁链足够长,甚至是特意为了捆住人的腕部的设计,在某些经典剧目中也可以见到,在剧场中来说并不算是突兀。那个人侧过身子给工藤新一让开位置,让工藤新一能够顺利进入通风口深处。


  真正进来后才感觉到里面压抑的气氛。在地震后被巨大墙体埋住、不见天日两三天的人类,在突然见光后都需要一定的保护措施,更不要说这个人已经被关在这里不知道多久。这里面充满了灰尘,散发着一种令人不安的臭味,工藤新一咬着手电筒前进,不免得吸入不少灰尘。他一边咳嗽一边前进,直到视线中出现一个黑色的长条形物件。


  工藤新一在低矮的空间内试图坐起身,铁链就是被压在这个物件下才难以移动,这里差不多是通风口的另一头,他已经可以看见被封住约三分之二的通风口。臭味几乎就是从这个地方散发出来的,工藤新一试图拖拽了一下,发现动不了后选择放弃。通风口从上面已经封死,只隐约可见原来的形貌,而新抹上去的水泥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绿色,工藤新一心里已经能猜想到缘由。


  黑色的物件外围是大提琴的琴盒,现在由于某些原因几乎与地面粘连在一起,铁链又在它的下方垫压着,工藤新一没有办法,只能退了出去。而在他重新坐回黑羽快斗肩膀上时,本地的警察已经到了剧场的内部。


  黑羽快斗在拉斯维加斯生活数年,由于工藤新一早些年的缘故,也认识不少当地的警厅官员,此刻便是直接给熟人打了电话,才能保证先前模棱两可的报案能够迅速出警。


  警察第一时间就封闭了剧场,将警力集中在狭窄的走廊里。工藤新一将之前的录像出示给警方,两人的手机暂时作为证物交付。工藤新一从黑羽快斗身上跳下来后仍旧在剧烈的咳嗽,黑羽快斗顺势将他搂入怀中,一边替他顺着气,一边向警察解释着他的身份。


  工藤新一虽然此时已经难受地眼前发红神志模糊,但仍旧听到了从黑羽快斗口中说出的“私家侦探”。他没有试图出声反驳,只是隔着衣服紧紧握住黑羽快斗的上臂,略带报复性质地掐了一下。


  警察已经进来,取证方面暂时不需要他们二人。黑羽快斗请求爬上通风口探查的警方进行录像,借走了随着警察前来的其中一位医生的医药箱,借口带着工藤新一透气顺便包扎,两个人便出了走廊。走廊与外界连接的门打开着,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的动作,在门外也有看守的警方,也就不存在“现场发现人逃跑”的可能性了。


  外面的空气清新许多,黑羽快斗坐在台阶上,让工藤新一坐在略低的一阶。虽说工藤新一原本想坐的笔直伸手过去让黑羽快斗帮忙包扎,却被身后的人强行摁在了怀中。


  “别逞强。”


  那个人那样说着,工藤新一倒真的安静了下来。阳光此刻暖暖地打在身上,感觉周身都暖了很多,气息也平稳了下来。工藤新一几乎快要怀疑这是个梦境,却一次次被手上消毒时传来的剧痛拉回现实。


  ……好疼啊。


  他想。


  好疼啊。


T·B·C


后篇:〖快新〗万乡何归。[5]

评论(2)
热度(42)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