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叶周〗一梦起。[FIN]

*叶修×周泽楷


[16]


  训练的内容和平时在战队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基础训练全部取消,几乎每天都是2V25V5,找感觉打配合。叶修每天抱着电脑研究外国战队,下午要开四个小时的战术会,晚上又有三个小时的战术实践,弄到回房间的时候基本都是晚上十点,洗完澡倒头就睡。

  周泽楷每天都睡不够,找尽一切时间缩在电竞椅里补觉。训练场地就是酒店的二楼,国家队秘密集训,轮回天高皇帝远什么都管不着,两个人随意黏糊也只会收到队友的啧啧啧三连。他每天挂在叶修身上进电梯,基本这时候就能睡着,回去了小睡一觉再起来洗澡,每天被叶修揪起来的时候困得眼睛都迷离着,叶修每天都担惊受怕着会忽然听见浴室里咚得一声,进去一看小孩儿已经躺地上又睡着了。

  所幸这样的日子过不了太久。国内职业联赛和世邀赛之间时间间隔太短,每天早上叶修都得强调一遍打起精神过两天飞机上再好好睡,得到大家装模作样的东倒西歪死气沉沉。

  其实周泽楷想了想,叶修才是最累的那个。他不用打比赛,但这段时间几乎是哪里的活儿都揽过来,跟完全不用睡觉似的熬夜。开始的时候周泽楷还想陪他熬一个晚上,结果在床上坐了还没二十分钟就一头砸在床铺上。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什么时候睡着的,就被叶修拿被子卷了卷扔到床中央去了。

  有时候晚上战术实践结束的早,他们还能相互串串门。七楼的选手只有叶修和周泽楷,房间不大,就中间一个大床旁边一个桌子,比起十二楼的总统套房双人间惨的不行。黄少天张佳乐第一次去的时候在旁边起哄说周泽楷你这嫁过去有点惨啊,周泽楷那边表情无辜,他们这会又不需要私人空间,他觉得这么大就挺好了。

  那边叶修咳了两声,把几个人都赶出去了。一群人又浩浩荡荡上了楼,叶修把门一关,没再管他们了。

  周泽楷是真的觉得挺好。他之前对于以后“自己的家”就一个要求,那就是床上可以放一个桌子,方便在床上吃早饭。这么多年过去也就再加了一点,那就是房子里一定得有叶修。

  所以对于现在这个叶修把桌子拖到床边的小房间,他真的是满意的不得了。


  为了方便大家到时候在苏黎世联系,联盟强制性给叶修配了新手机,怕到时候异国他乡他一个人走丢了还找不着。手机拿到后被叶修随手扔在桌上,反倒是周泽楷拿起来研究了好半天,帮他加通讯录下APP,从网上下了个荣耀图标当壁纸。

  出征前两天的时候统一的队服外套下来了,女生是裙子,男生是长裤。据说苏黎世那边夏天冷,还给两个女孩子配了长筒袜和长靴。后来长靴被嫌弃太丑,拒绝。

  大家在会议室统一试了一下衣服,有些小细节还要改,但为了宣传,工作人员还是给他们拍了张照。一张是他们正襟危坐,围坐在圆桌上,叶修站在白板前面的一张摆拍。一张是他们按照编号站成一排,个子比较矮的女孩子还踩了两本书,反正只拍上半身。

  衣服其实都有点问题。有的衣摆太长,有的肩宽不够,有的袖口太窄,最后都得送回去再改一改。工作人员把衣服都收回去的时候,看着脱下来叠好又放在桌上的队服,那种即将踏上征程的感觉真切地来了。

  这次他们不止承担着自己的梦想与各队粉丝的希望,还带着整个国家的期盼,这是他们共同的荣耀。

  战而不败的荣耀。


  去苏黎世的前一天晚上,叶修终于把周泽楷装在他手机里的几个软件弄清楚了。其实就微博微信QQ,叶修一直强调他弄不来年轻人的玩意儿,要多抗拒有多抗拒。周泽楷不带讲解,强行给他示范了几个晚上,现在总算弄清楚了。

  叶修一直嫌手机键盘太小不好打字,周泽楷跟他说可以语音,嘴不能离太远,也不用像打电话那样贴着。两个人试了几次,叶修算是勉强掌握。要么带气息杂音要么就声音小到听不清,叶修最后把手机甩在了床上,决定以后联系就随缘吧。

  到了最后周泽楷还是从被子里把手机翻出来,决定给叶修拍张照片发微博。

  叶修面对着他,脸上搭着国家队的一号队服,这样就看不见表情了。周泽楷把叶修的手揪出来,强行比了个耶。

  背后是堆满资料的桌子,带着满眼的和暖天光。

  至于有没有人认出来搭在桌角快要掉下去的周泽楷的外套,就是之后的事情了。


  叶修和周泽楷是坐着一辆商务车去机场的,小赵就坐在他们副驾的位置上。为了宣传,车身上已经贴了荣耀国家队出征的车贴。

  玻璃上有暗色的吸光层,按理说从外面拍不到里面什么样。小赵倒还是给他们一人发了个口罩,但叶修没戴,周泽楷也把口罩拉到了仅能盖住下巴上软肉的位置,靠着车窗,头偏着叶修这边在补觉。

  车刚开进机场就能看到浩浩荡荡的粉丝群体了。周泽楷是被喊醒的,下车的时候还揉着眼睛,口罩也没拉上来。叶修的手扶在车门顶部,怕他下车的时候没注意直接撞车门框上。叶修凑过来让他检查东西有没有掉在车上。但其实也没啥好查的,身份证和账号卡都被工作人员统一收着。

  周泽楷扭头在车座上看了一眼,捞出来之前从口袋里掉出去的牛奶糖。头几乎蹭着叶修的手下车,没等两个人反应过来,耳边忽然爆发似的雷鸣般的尖叫。

  两个人扭头看了一眼。前面后面车上的人都已经下了车,他们都穿着统一的队服外套,带着同样的蓬勃朝气与向往。

  叶修和周泽楷对视一眼,握紧了彼此的手。

  无关炒作,无关宣传,只是我爱他。


  要把他剖开来给一个人看,这是完全不对的。周泽楷就像剔透的星光宝石一样干净而纯粹,一眼看去的时候,你以为你看透了所有,直到夜幕降临繁星闪耀,你才能在黑色幕布的衬托中看到其中闪亮的纹路。那曾经是不为人知却又精心雕琢过的惊喜,叶修用了数年时间把这份爱潜移默化到了他身上,现在这份爱从零散的两份变成完整的一份了。

  就像散落的星线终于汇聚在一个点,像他一年前两年前说“轮回是冠军”,像他多年前在叶修面前点点头说好。

  正如他现在悄悄俯身在叶修耳边说“我爱你”。

  爱实在是难以名状,但这一刻,周泽楷确定这就是爱了。


  爱到底是什么。

  是想接吻想拥抱,想要世界都动摇。

  想和所有人说你多好。


  现在他们一起穿越山河湖海,去拥抱荣耀。


F·I·N


其实之前翻备忘录才发现很多东西没有写出来……这里直接放出来片段好了。

Editor's cut:

【周泽楷点开荣耀论坛,试图从里面找些能让他理清思绪的线索。一点进去就看到一个高亮话题,带着一个直播链接,题目是“带你走进gay里gay气的荣耀联盟”,帖子是一个小时前发的,回帖数已经上万,周泽楷点进首楼的直播链接,好像是热情的吃瓜群众堵在兴欣网吧门口,试图从网吧工作人员口中撬出正热话题的蛛丝马迹。

周泽楷有些恍惚,平稳的镜头忽然开始剧烈抖动,他忽然想起第九赛季挑战赛结束之后,记者在兴欣网吧拍到叶修做网管时睡的小储物间,正这么想着,那些三道九流的记者已经冲进了网吧,开始往二楼奔去。他听见个子娇小的女生嘶吼着喊“报警啊”,镜头被端着,一时间乱成一片。

头有些发涨,他忽然后悔点开那个帖子。他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他和叶修恋爱的事情能扯出这么多是非来。他没做错,叶修也没做错。他们是职业选手,比赛打得好就好了,为什么还会有人咬着他们不放呢。他觉得头疼,想不通。】

【周泽楷凑上去和他接吻。甚至不能算作接吻,牙齿轻轻的在唇珠上磕着,下唇碰在一起又分开,极有耐心地啃咬着同一地方,像是婴儿时期就留下来的口癖一样。

叶修算是个烟鬼,离不了的。牙却仍旧是一口小白牙,干净的瓷白色,整齐好看。接吻的时候却总能尝到淡淡烟草的涩苦味,周泽楷不知道那些味道为何总是散不掉,他不抽烟,但不那么讨厌叶修身上的烟味。】

【他们去北方玩。雪下得深,不像南方那样路上容易结冰,整个路上干燥而清爽,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被车里的暖气带着周身都暖了起来。周泽楷歪着头看车窗外面的雪,偏偏头还能看到太阳,一下子就忘了他们刚刚从高铁下来的时候,冻得连指尖都快没知觉了。

他那时候觉得这个地方真是好。

没有住酒店。那样太危险了,去景点的话一个不对还能跑,酒店的话太容易被蹲点了。当初还是叶修猜着那帮记者肯定全赶着去机场堵人,还特意把叶秋拉过来垫背,拽着周泽楷就来了高铁站。晃晃悠悠七八个小时,坐在商务座,除了有个满车厢跑还盯着周泽楷看了好一会的小女孩,还真没碰到别的什么问题。周泽楷感觉安心不少。

住的地方似乎也是叶家的房子。他不清楚为什么会特地跑到这里来买房子,但安保好,离市中心挺远,不过附近就有商场,叫外卖也什么都能弄到。房间装修的简单,大房子显得空空荡荡,叶修解释说是他爸的朋友投资的房地产,当时为了捧个场买的房子。没想到还不错,可惜就是没装台配置好的电脑,又是几年前的台式机,荣耀是肯定带不动的。

至少有地暖,周泽楷想。书架上还有几本书,锅碗瓢盆是全的,房间有人来收拾过,不知道是不是叶修先跟家里通了气。周泽楷忽然觉得叶修家里也挺宠着他,年轻时候离家出走,也没硬抓他回去,对自己的存在也是最大限度的宽容,至少不会当面给他甩脸子,说什么给你一百万离开我儿子之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他是真的觉得那家人挺好。

叶修在家里翻了翻。没有饮水机,有个看起来像是可以烧水的机器,两个人一起琢磨了半个小时,总算是喝到杯热水。周泽楷抱着玻璃杯整个人陷在沙发里,没装电视,叶修从仓库里翻出来一个投影仪,想了想他们没带电脑也没带U盘,最后只能两个人抱着平板看之前下的电影,连WiFi都是用的随身WiFi。叶修感叹条件艰苦,还好只是过来玩一段时间。

但一段时间具体是多久,两个人都没提。可能待到春节假结束开赛,可能明天后天就回去,但回去是回哪呢,周泽楷是肯定要回S市的,可叶修呢,他会回B市,还是H市,他以后会在哪里工作,会做什么工作,周泽楷一直没问过他。】

【“小周。”江波涛劝他,“你喜欢叶修前辈我知道,你特别喜欢他。但是你确定前辈喜欢你吗?”

周泽楷眨了眨眼,“喜欢。”

“可是前辈从来没有那么说过,不是吗?你没有隐瞒我吧?”

“没有……”周泽楷不知道怎么解释,两根食指绞在了一起,“可是我也……”

江波涛按了按额头,“队长,你和前辈不一样。”他试图把两个人拉开,不让周泽楷以一体的方式去思考两个人的关系。“你性格内敛,那些话少说甚至说不出口都是情有可原。但前辈不一样,你们两个之间连小孩子过家家都算不上。”

“队长,你醒醒吧。”】

【周泽楷愣了愣。轮回所有人都和他说太傻了别继续了,他仔细想了想,叶修确实什么都没和他说过,没什么承诺没什么保证,但他就是信他。

他没说我永远在,但他就在那,让你丝毫不会怀疑、毫不保留地相信,他就在那,哪怕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那么喜欢他,怎么老是冷着对他啊。

哪儿冷了?

你都不去找他……除了比赛的时候,我看你比赛都很少跑,都是他来找你。他来嘉世比赛的时候你都很少留在酒店对吧?搞得人家像千里送一样。

别冤枉人啊……你也不是不知道嘉世那会心就有些散了。我哪敢到处跑啊,指不定他们又搞什么动作,说找不到我人就临时换安排没来得及通知什么的……

那你配手机啊!那他们不就是没这个理由了。

两码事儿,那多麻烦啊。而且纠正你之前的一个说法,他没千里送。

……?你们两个真的在谈恋爱吗?

你小说电视剧看多了啊?谈恋爱就非得上床啊?

不是非得……可是你们都在一起多久了

是挺久了。但真的,哥可纯情了,顶多抱着睡一晚上。

……】

【更让他害怕的是,他自己都觉得这可能是叶修想要的结果。

当做无事发生,然后让他安安心心地走自己的路。

多冠冕堂皇,多残忍。】

【楷皇不好听吗?

不好听。周泽楷声音闷闷的,也不算不好听,但他就是不太喜欢。

不错了,知足吧你。得亏他们没给你取个楷帝,不然连英文名都省了。】

↑最后一个都没写出来。有点遗憾。

这篇其实最初是写万乡的时候拿来调节心情的……没想到最后写完居然有5w了【强行带符号算】

谢谢大噶没有嫌弃我小学生文风从头到尾!

See you next time!下次就把文风扳回来啦!【←不存在的

评论(4)
热度(22)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