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叶周〗一梦起。[12]

*叶修×周泽楷

*飞快流水账跑时间线。好像赶紧写到第十赛季结束啊……!【等等

*卡文啦!!【疯狂嚎哭】我想摸小短篇


[12]


  周泽楷和江波涛的对话并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最开始知情就纯属偶然,周泽楷原本没打算说的。从知情之后,江波涛的定位也仅仅是在知情者,要说作为这段恋情的支持者,江波涛觉得还不够。

  他之前也说不出是哪里不够,或许是周泽楷没有和他说过具体,或许是他没有细了解过两个人相处的细节。晚上被队友点出来的“过于冷漠”的问题,江波涛之前就有所感触,但没那么深。

  作为轮回队内周泽楷和整个队伍的联系者,大言不惭地说一句,凭借江波涛对周泽楷的了解,他们所说的问题或许存在,但一定不单单是叶修的问题。

  江波涛不担心感情问题会影响周泽楷的状态,但或许会影响他的心情。而只要没有影响到周泽楷的心情,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去找他聊聊。感情来说,毕竟只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虽然周泽楷看不出很明显的开心,但也看不出明显的不开心。那就当一切都是好的吧。保持常态就是好的。

  而今天晚上,这个问题被队友尖锐地点出来。后半段两个人聊起团队赛时候的问题,周泽楷的目光依旧尖锐而准确,但江波涛能看出来他略有低迷的情绪。

  但面对周泽楷,要说让他口若悬河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江波涛能做的也只是问他几个问题,让他能够找对方向去思考,不要钻进死胡同。看起来像是一方的生生逼问和另一方的欲言又止,但看着周泽楷的神色从蓄意隐藏的萎靡到若有所思的沉默,江波涛知道今天的谈话是有效的。

  他自己能想清楚就最好了。


  经理找周泽楷谈话主要还是轮回的团队问题。

  轮回经理并不算是精通荣耀,也不是退役下来的职业选手。但他做决定时候,尤其是关于职业联赛时的决定,第一会选择参考队内成员的意见,尤其是队长周泽楷的。

  常规赛的结果基本已成定局,轮回将带着十分好看的排名进入季后赛。但这个十分好看,也并不是极致。

  霸图今年可以称得上是大换血,常规赛几乎全程领跑积分榜,给轮回今年增加了不少难度。轮回作为新科冠军,此时几乎是议论的焦点之一。轮回的问题虽然还没有表现出来,但轮回战队的人都能清楚地看出来:缺攻坚手。

  经理的目的就是如此。无论是兴欣还是嘉世,大概都没有办法再忍受一年的沉沦。周泽楷帮着经理分析了一下引入后团队的可能性,挑战赛结果出来之后,对于孙翔和一叶之秋的转会,经理似乎是势在必得了。

  至于什么时候开始与嘉世交涉,又该如何商榷,这就不是周泽楷他们该关心的事情了。


  相对于霸图,轮回的赛程算是轻松,但是也没什么时间给两个人浓情蜜意了。周泽楷主动断了联系,几乎一心扑在荣耀里。

  决赛第一场前夕的时候叶修终于打了通电话过来,周泽楷也没挂。那会周泽楷已经换好睡衣躺在床上,这场是轮回的主场,他们没有太大的压力。周泽楷把手机开了免提,整个人都陷进柔软的被子里。

  家长里短地说,没什么重点。明明还不算晚,临挂了的时候周泽楷眼睛都快睁不开了,那边叶修刚准备挂电话,听到这边周泽楷都快飘到天上的声音。

  “……轮回会赢。”他说。

  “第一场打你。”

  那边叶修笑了,哄着他说:“行啊我等着。”

  回应他的只有周泽楷平缓的呼吸声。


  职业联赛总决赛结束的时候,周泽楷看着被自己和队友高高举起的奖杯还有些恍惚。刚刚比赛完,他只能匆匆揉揉高强度操作后的指关节,这会还有些麻,左手指尖甚至有些发痛。

  决赛这几场打的艰难且累,但最终赢了。赢下的时候又觉得好像没有那么累,直到在休息室等待霸图接受完采访的时候,那种轻飘飘仿佛在云端的感觉才消去。

  周泽楷掏出手机飞快地看了一眼,职业选手群炸了锅,他随便翻了两下,没看到叶修的消息,又把手机给揣回了兜里。

  说不高兴是不可能的。几个人小声地讨论着一会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直到新闻官过来敲了敲休息室的门,几个人才收敛了一下脸上的笑容。

  霸图的采访他们也看到了。问题虽然尖锐,但还在可控范围内。现在是江波涛的主场,周泽楷主要负责在旁边做吉祥物。这时候的记者会基本都是套话,没什么太大的意思。一年的担子算是短暂地卸了下来,周泽楷这会的思路已经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

  按理来说,夏休期他应该是和叶修腻在一起几天。但之前江波涛提出的问题还梗在他心上,这会还有些不知所措。

  问题既然已经发现,那就是应该想办法解决的。但他目前并想不到很好的解决方法。他和叶修的交流过少,见面也过少,很多问题得不到即时的解决。周泽楷也想不出怎么提出这个问题,怎么说都觉得矫情且刻意。

  他是不了解叶修的。数年时间他能摸清楚的也只有叶修经常熬夜习惯吃泡面沉迷荣耀,不知道叶修知道他多少。

  但这种恐惧已经是真心实意埋下种子了。


  孙翔和一叶之秋转会的结果出来的时候,叶修和周泽楷还裹着被子在躺在床上睡午觉。他们到底没往太远的地方跑,还待在S市,太阳从酒店的落地窗洒进来,空调开得比平时低了一度,这会倒是正好。

  彼时周泽楷睡眼朦胧地抓手机看电竞新闻,叶修侧躺在他身边,搂着他的腰也凑过来看。算是意料之内的消息,草草浏览了一遍,周泽楷把手机往边上一扔,抬了抬头试图把枕头捞到怀里抱着。

  拽了两把没拽动,周泽楷算是彻底清醒了。周泽楷翻了个身半趴在床上,才发现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他这半边来了。头还在用力压着枕头,没搂住周泽楷的那只手拽着枕头的一角。

  那个人眼睛里是带着笑的,周泽楷想。他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目光看起来懒洋洋,但偏偏又能够洞穿一切。他是神,是荣耀。

  是叶修。

  周泽楷没再试图把枕头拽过来,他又翻了个身,面对着叶修了。

  阳光是从周泽楷背后打过来的。这个时候他看着叶修,阳光都染到发梢上了。并不刺眼,暖融融的,快把这个人的发尾都染成温暖的金色了。

  温暖的。

  叶修是温暖的。

  “……我有点害怕。”周泽楷没来由地来了一句。

  “没事儿。”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又凑身过去在周泽楷额头上亲了亲,“孙翔到底是个小孩儿,和你们的职业配合非常好,带进轮回体制没问题的。”

  周泽楷没说话。他怕的当然不是这个,但他也说不清到底是什么,他相信叶修也猜不出来,不然不会说这些完全不搭边的东西。他不害怕轮回的未来,那一切都充满希望,但叶修不知道其他,大概能说的也只有这个了。

  连谜题都列不出来,答案当然是无解了。

  周泽楷凑过去更紧地抱了抱叶修。

  但是没什么好怕的。

  没有什么好怕的。

  沉默了一会,久到周泽楷又快要睡着了,叶修把被子掖了掖,保证周泽楷的肩膀都被盖住了。又从被子外面把周泽楷搂得更紧了些。

  “我在呢。”叶修说。


T·B·C

评论(2)
热度(20)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