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叶周〗一梦起。[11]

*叶修×周泽楷

*感情不是一个人的感情,问题也不是一个人的问题。



[11]


  从挑战赛之后的那场聚会,叶修就觉得自己没有彻底清醒过。那杯酒对他来说算是一场宿醉了,他这几天总觉得自己像是一直在睡,清醒着的时候就觉得好像要么在吃饭,要么在走向另一个可以睡觉的地方。

  人只有在放松下来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自己有多累,叶修算是有深深的体会了。反正这几天算是公费旅游,他们又不急着回H市,不如完全放肆着放松。

  昏昏沉沉在度假村睡了两天,再醒来的时候是在浴场的皮质躺椅上。太阳已经西斜了,阳光也不似刚来的时候那般毒辣,叶修想站起来舒展筋骨,翻了个身还是懒在了躺椅上。

  浴场这边没什么人,实质上这几天度假村都没有什么人,他们安生得像在自己家一样。叶修没手机,也没带手表,只能大致判断还没到晚饭的点。

  叶修现在就穿了沙滩裤和跨栏背心,身上半搭着个薄被子。吃完饭被苏沐橙勒令,像糊墙一样抹了一身的防晒霜。手还半搭在地上,叶修试着往沙子里探了探,被烫的缩回手来。不禁感叹姑娘们真是未雨绸缪。沙滩伞的角度是会偏的,不一定能照到全身,倘若放任在这里暴晒几个小时,说不定现在已经熟了,而且自动脱皮,撒点孜然抹点酱就可以吃的那种。

  有点饿,但不想动。叶修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粼粼水光,正愣着神的时候,有人拿冰过的罐子碰了碰他的脸。

  “醒了?”那个罐子砸在了他身上,孙哲平直接坐在了他旁边。只穿了条及膝盖的沙滩裤,身上还带着汗,肩膀上半搭着个毛巾,这会刚把罐子的拉环拉开,扔进沙滩椅旁边的垃圾桶里。

  “醒了。”叶修偏头看了看那个垃圾桶,“嗬,合着我一直睡垃圾桶边儿上呢。”

  “里面之前根本没垃圾。”孙哲平四周看了看,椰汁他灌了一半,这会找不到地方放,就直接用力往沙滩上压了压,勉强压进了沙子里固定住了,“歇好了没?你睡得你们老板娘都要以为你是不是得什么病了。”

  “你别说睡得还真有点晕……”叶修勉强坐起来,靠在沙滩椅上,“回去打两把荣耀就好了。你怎么过来了,该吃饭了?”

  “没能,还得一个多小时吧。”孙哲平沉默了会,“你们队那个包荣兴太能闹了,苏妹子说你在这边,我来你这躲躲。”

  “年轻人嘛,爱折腾。刚拿了个冠军,让他们闹去吧。”

  提到冠军,孙哲平没有立马接话。叶修想了想,先开了个话茬:“今年霸图成绩不错啊,常规赛能拿第一吧。”

  “是啊。毕竟大换血,没这样的成绩都对不起韩文清的良苦用心。”孙哲平答。

  叶修没接着他的话说下去,话题直接转到一个微妙的节点:“其实之前的时候,我问过张佳乐要不要来兴欣。”

  “肯定要拒绝吧,这可是一年啊。”孙哲平倒是面色如常,“况且之前,大部分人都不相信你能做到。”

  “那接下来呢,第十赛季,带着兴欣杀进季后赛?”孙哲平又问道。

  “但愿不止如此吧。”叶修把自己手里的椰汁罐子也打开了,“我说要拿冠军可不是闹着玩的。”

  “也是。”孙哲平笑笑,拿着椰汁和他碰了一下,“要说咱们这些人里,谁最能创造奇迹,恐怕就是你了。”

  “所以啊,张佳乐拒绝了可是一大损失。”叶修笑。

  “毕竟他也不像你这儿那些小孩儿那么年轻了啊。”孙哲平叹道。

  两个人都沉默了一会,叶修手里的椰汁已经喝的差不多到了底。太过安静了,但叶修这会很清醒,没有前几天静下来就会睡过去的感觉。过了一会,听见孙哲平很清晰地叹了一声。

  “你不会突然跟我提起乐乐的。说吧,你在想什么?感情问题?”

  “行啊老孙。”叶修故作惊讶似得感叹一句,“这都让你给看出来了。”

  “少贫。”孙哲平啧了一声,“说说?”

  “这是装作老前辈来跟我说教了?”叶修偏头看他。

  “这方面来说,我确实是你前辈。”孙哲平平静地说道。

  “那你现在还能说教吗?”叶修问他。

  “……”孙哲平沉默了一会,也没有叹气,表情神色都没有半点的变化,“可能不行。”

  “那就纯聊聊。”叶修把罐子凑过去,两个人又碰了碰杯。


  和孙哲平聊这些事情,算是叶修一时兴起的。

  人在面对不知如何解决的问题时,总试图先寻找同类。孙哲平和张佳乐在圈内算是公开的秘密,叶修勉强能算是个见证者,私下里少不了调侃的。后来孙哲平退役,和大半个职业圈算是断了联系,叶修没打探过两个人的情况,但从刚刚寥寥几句话来看,两个人大概是分开了的。

   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头,叶修兀自“呃”了好一会儿。又怕有些事情说的太浅薄解决不了问题,又怕有的问题问的太深刻,最后戳着孙哲平伤疤。

  最后还是孙哲平先开了腔:“圈内人还是圈外人?”

  “圈内。”叶修答。

  “苏妹子?”孙哲平问他。

  “呃。”叶修顿了一下,“男的。”

  孙哲平短暂地愣了一会儿,又笑了笑,“也是,不然你可能也不会问我。”

  叶修叹了口气,“我就直说吧,反正等会聊着聊着也要掉码。轮回的周泽楷,你知道的。”

  孙哲平挑了挑眉,“看不出来啊。”末了又补了把刀,“你把人家祸害了的吧?”

  叶修啧了一声,“怎么能叫祸害,当年也是很认真地追过的。”

  “那不是很好吗?”孙哲平说,“我还以为你是追不上了来咨询我,听你这么说你们俩都有年头了啊。”

  “年头是有了。”叶修脑袋歪向了另一边,“但是吧……好像没啥太大进展。”

  “没进展?”孙哲平扭头看她,“这话怎么说?”

  叶修沉默了会。孙哲平也没说话,安安静静地等他思考。

  最初是他追的周泽楷没错。但好像那会没什么难度,周泽楷也不是深柜,大抵觉得有好感就答应了。叶修觉得自己确实是轻轻松松就追到人了。但追到只是个开始,问题在之后才慢慢体现出来。

  他觉得自己一直没能掌握好见面频率的度。一周一次显得太过眷恋了,起初他把见面压在一个月一次,大部分时间是他去S市,偶尔是周泽楷来H市见他。

  后来嘉世内部人员大变动,团队构成开始脱离他的掌控,人员问题无法弥补,他只能想其他办法调整团队的缺陷,整个人连轴转的忙。第七第八赛季时候的赛期,两个人甚至只有彼此主客场比赛的时候才能见上一面。

  周泽楷是惯常冷静的那一个。最开始感情还不算深, 叶修也能理解小孩儿在这段感情里一直居于被动。毕竟那时候周泽楷才十几岁,整个人看起来乖乖的,叶修猜自己是周泽楷的初恋。

  可说到底,叶修虽然比周泽楷大上好几岁,之前在感情上的经历也基本是一片空白。他开始的大胆而浪漫,之后却又变得谨小慎微。

  他和周泽楷之间的平衡一开始小心翼翼地维持着,第七赛季中期被打破一次,又维持在新的平衡。叶修本来以为这样的平衡会维持到兴欣走入正轨,结果今年冬天周泽楷直接开了个大,完全没通知他,跑来了H市。

  按叶修总结来说,他和周泽楷虽然见面少,待在一块儿的时候该黏糊的也没有少。可关于周泽楷内心的进度条他一直摸不准。

  他当然知道周泽楷最开始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喜欢他。这问题在十几岁的少年身上并不算什么,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叶修对此也势在必得。但两个人是关系似乎一直停在原位,待在一起的时候是甜蜜的热恋期,分开之后两个人又似乎只像是寻常网友一样。

  第七赛季末的时候叶修确实有过不少的担心,担心最终的结果是走向分手。但夏休期再碰面的时候两个照样粘腻在一起,让叶修暂时放宽了心。平衡始终保持在两只手就能数出的见面次数,除去周泽楷期间两次和他赌气的几天,一切都相安无事。

  而后来周泽楷主动打破了这种平衡,着实出乎叶修的意料。在他以为一切可以再进一步的时候,周泽楷回到S市,两个人又回到了先前的平衡。

  叶修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他思考了挺久,扭头看孙哲平的时候,孙哲平正在低着头玩手机。叶修轻轻咳了一声,孙哲平扭头回来看他。

  “那个……”叶修顿了一下,“你和张佳乐什么时候……那个什么啊。”末了挠了挠头,“这话说出来怎么那么不好意思呢?”

  孙哲平笑,手机锁屏放回了口袋,“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哥怎么说也是纯情少……是吧。”

  没试着取笑叶修,孙哲平认真地回忆了一下。“没多久吧,可能也就……一个月?”

  “……”叶修忽然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感叹,“同战队真是好,时刻都能黏在一起。”

  “或许吧。”孙哲平道。

  “那现在呢?”叶修问他,“不去见见他?”

  “有的时候,没有非见面不可的必要。”孙哲平答道。

  “怎么,张佳乐还闹着别扭呢啊?”

  孙哲平皱皱眉头,“他没有闹别扭。我要想去找他当然可以找,又不是不知道霸图的地址。”

  “激你句话怎么就那么难呢。”叶修啧了一声。

  “你就别操心我了,转移话题也不是这么个转移法。”孙哲平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所以说……你们俩到现在还没有做过?”

  “是啊。”叶修苦笑道,“纯情得跟初中生似的。”

  “初中生都不一定有你俩这么纯。”孙哲平笑,“为什么?”

  叶修试图整理一下思路,发现好像根本不知道怎么说好。最后只能短短一句话总结,“时候还没到。”

  孙哲平挑眉看他,“时候?你觉得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我不知道。”叶修诚实地答到,“我觉得他好像没这个意思……说实话我现在总觉得他还是当初那个小孩儿,总觉得一旦走到那一步,很多事儿就没办法回头了。”

  “你还想着回头?”

  “不是我。”叶修答道,“我是怕他……最后会觉得退无可退。”

  气氛又陷入了沉默。这种话孙哲平也不知道怎么接。他和叶修确实熟,多年的对手和老友了。但周泽楷他甚至说不上认识,周泽楷出道那个赛季中期他就因为手伤问题不得不退役,两个人又没有私交,这种两个人之间的问题他不太好做出评价,或许只能以过来人的身份象征性给给建议。但叶修的问题也说的模棱两可,孙哲平觉得叶修可能只是需要倾诉,或者是借着这个由头自己想想清楚。

  “算了,”孙哲平道,“看你也迷茫着,今天可能也说不出什么了。这两天都可以找我,以后你再有什么问题,QQ上问我也成。”

  “秒回吗?”叶修这会答得倒快。

  “看心情回。”孙哲平答道。

  “你俩的事儿现在有谁知道?苏沐橙?”孙哲平又问他。

  “他那边可能还带个江波涛。”

  “少知道点人好。万一以后出了点什么事儿,朋友一问起来,不好说。”

  “你说的这个朋友把我算在里面没?”叶修看着孙哲平,“我可没戳你心窝子啊,我真心希望你俩再续前缘。”

  孙哲平笑笑,冲他举起了牛奶杯子。

  “致爱情。”

  “致爱情。”叶修说。

T·B·C


最后一句话有点土但我很喜欢【。

评论(4)
热度(33)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