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跪求lof爸爸不要再屏我了。

しわ是目前来说我最大胆的尝试了?所有我想说的都藏在字里行间,之前看到有留言说看不太懂,本来想把那些点都用黑体框出来,后来想想还是没这么做。

从始至终关于“裂纹”这件事,除去刚刚发现时快斗的疑问,快新两个人的交流就只有一句话。深情也好不舍也罢,每一个情节都不多余,在这里只讲讲快递单好了。

我自己来说会把朋友家人寄给我的快递单留下来,我们学校的快递基本不会把第一页给撕掉,就是笔真的划过的那一页。信件上的字迹是比简讯电话甚至是视讯更要来的直接的东西,不过几页跨越千万里,从一个人手里到另一个人手里,有的会有极重的凹凸感,有的滴水上去会晕开痕迹,摸上去都会是滚烫的。

大抵是我对一个人存在过的痕迹太过看重。

我忘性大,生命里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怀疑某个人是不是真正存在过。所以我很渴求爱的人的一个拥抱,十指相扣,或者是紧紧的肌肤相贴,温度的传递,不论是冰冷或者还是灼热,那些触感在提醒我,这个人在我身边,那是我爱的人,这不是幻觉。

声音也好,画面也好,都不如那个人真真切切在我面前,哪怕一言不发,哪怕岿然不动,我知道他在,就会安心。

……说着说着就跑题了。大概就这样。

评论
热度(9)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