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K新〗月下亡徒[6]

Part . 6 迷雾重重。


前篇请看:Part . 5 正向交锋。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安室透上线


  躁动流淌着的灼热空气让正午时分的米花町街道几乎没有什么人。为了躲避暑热,大多人都躲在家中吹着空调,早上就出门逛街的人们也都匿身于咖啡厅。安室透揉了揉因为长时间勾身询问而酸软的腰,正准备在吧台里坐坐休息一下,一道雷厉风行的身影推开门就冲了进来,他只看到一个瘦削的躯体瘫在吧台的椅子上,那人呼吸急促,嘴唇苍白且干燥,心跳声和大口呼吸的声音清晰可闻。安室透心中一惊,从一旁接了杯水递过去。


  瘦削的少年接过水,两三口就灌了下去,继而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安室透从吧台出去替少年顺气,转头和榎本梓说了些什么,就扶着少年去了咖啡厅最角落的一个位置。


  整个人瘫在皮质沙发上的少年累的快要睡过去,白皙的指尖摁在手腕被勒的红紫的地方来回揉捏,腕部的淤血却没有消散的意味。安室透从员工休息室找来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顺手捞了份今天的晨报给他盖在脸上。不久前刚被工藤新一告知事件原委的安室透此刻心中的震惊还未消散,他是听说组织研发各种奇奇怪怪的药物,但也是第一次听说没有死在药物下并且解除药物作用的人。榎本梓把一杯冰咖啡、两杯柠檬水和两份芝士蛋糕放在桌上,安室透算是请了个假,把工作时候的围裙都解了放在休息室。


  瘫在皮质座椅上的工藤新一总算是缓了过来。他一脸生无可恋地瞪着眼,却被晨报上的内容完全引了过去。读完晨报内容的工藤新一猛地坐直身体,汗湿的手死死抓住报纸的一角,眸子里一闪而过的惊慌失措。


  安室透清了清嗓子。之前工藤新一发来简讯的时候,特地强调了近期并不会造访波洛。大中午的又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险些把玻璃门都给撞碎,还一副落魄子弟刚刚被人虐待的样子……现在看了报纸反应又那么大,这是怎么了?


  “工藤君?”


  工藤新一抓起放在桌上的柠檬水,又是一口灌了下去。他还没从昨天的事情里缓过神来,理智告诉他,现在或许不是考虑基德的时候。他压低了声音,示意坐在他对面的安室透靠过来一些。


  “安室先生……黑衣组织里,有这样子的人吗?”


  工藤新一竭尽全力去描述昨晚那个黑衣人的模样。但当时意识已经濒临模糊的他能做到的实在有限,更何况那个人已经刻意掩饰可能暴露他身份的信息。到最后,工藤新一能想起来的也只有黑衣、使用变声器、戴着遮掩整个面部这几点。


  安室透苦笑了一下,“你这个描述也太笼统了些……不过既然有疑似组织的人出现,你最近还是小心一些为妙。从那次事件之后,我倒是没听到和你有关的新闻了。保持低调,不要再惹事情了。”


  空气霎时陷入了安静。工藤新一握住报纸的手越来越紧,空余着的一只手向颈前摸去,很不巧地落了空,工藤新一只能略显尴尬的顺着下颌一路摸到了头发,轻轻揉了揉还散乱着的发丝。安室透瞥见报纸头条上的新闻,“你这次又想去?”


  “啊?”工藤新一无奈地扶住了额头。“……不是这么个说法,但……”


  有什么话哽在胸口欲言又止。


  工藤新一像是忽然想起什么,用他进来时的速度跑出了波洛,也不忘记向他不小心撞到的顾客说声抱歉。


  “……新一君?”对于现在的安室透而言还略显拗口的称呼,只湮没在来往人群带走的暑热中。安室透站在那里,望着动都没动过的冰咖啡和蛋糕,无奈地摇了摇头。


>>>>>>>>>


  ……鸽子!


  这样的想法随着一件穿白色衣衫的姑娘进门后便涌入工藤新一的脑海。许多事情错综复杂地盘绕在他的脑海里,只这一件让他瞬间意识到什么,而后开始逃离他正在经历的现状。


  工藤新一十分厌恶这种眼前一团迷雾而看不清真相的感觉。“没有线索,没有证据”,这样的事情于他而言当然无法再忍。他不是不想去搜查线索。那个人从昨天晚上说完话就走掉,还不忘在房间里放置了定时炸弹,刚跑出大楼近百米处后面就已经成了废墟。有关组织的事当然不能联系警视厅,他能想到的最好办法就是去问仍旧在组织中卧底的安室透。


  然而仍旧一无所获。


  那只鸽子就突然闯入他的脑海。


  工藤新一说不清自己对怪盗基德是什么感觉。那几天莫名其妙地被告白,但加速了的心跳和急促了的呼吸不假。短短几日下来他已经习惯挂在领口的挂坠和莫名栖居在他家的鸽子。


  而挂坠已经被他弄丢了。


  波洛离他家并不算远,工藤新一一路跑了回去。推开院门时冲矢昴正在院子里浇花,原本在楼顶阳台处啄毛的鸽子很欢快地飞了下来,最终落在他的肩膀上。


  他现在是真的狼狈至极了。身上接连一片的灰尘被汗浸透,原本梳理工整的头发现在散乱无比。他像是突然安心一般,晕倒后摔落在了地上。


  晕倒前他想,应该找些别的什么挂在颈上,避免下次再抓空了。


>>>>>>>>>


  夜里的楼顶冷风瑟瑟,怪盗基德反复开关着手机屏幕,短信界面始终都没有亮起新的提示。他曾经告诉工藤新一的号码是他私人所用,明里说是为了隐藏身份,暗里是有些小心思的。


  “仅属于那个人的唯一”什么的,想起来心里都会有些窃喜。但放到现在来说心里只余万分焦躁。虽然先前工藤新一并没有表示这次会来阻止他之类的事情,但他还是一次次发送短信过去告诫工藤新一千万不要来。


  他现在对神秘组织的事情并不算了解太多,知道的似乎也仅仅是他们的目标及成员可能的代号。对方曾经暗杀过黑羽盗一,先不论那次是否成功,怪盗基德眼中,他们都是些残暴的凶徒。工藤新一现在大概还处在非常时期,倘若再把他牵扯进来,后果不堪设想。


  但他迟迟没有等到有关工藤新一的回复。无论是来或者不来,一点音讯的没有。一直潜伏在黑羽快斗心底的不安又有涌现而出的趋势,预告的时间已经快要来临,他只能把手机交给站在他身后的寺井黄之助。


  然后踏着孤独决绝的步调,走向不知是何的前方。


T·B·C

后篇:Part . 7 孰是孰非。


*写剧情真的好...累…啊…..

*想看他们两个单纯谈场恋爱。

*可是我好像已经不会写了。


评论(2)
热度(37)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