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病気。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一条记性变好的鱼。

〖K新〗月下亡徒[5]

Part . 5 正向交锋。


前篇:Part . 4 但为君故。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因为这篇涵盖对怪盗科尔博的分析,故加上魔术快斗的tag。


  沾满乙醚的纱布一直贴在工藤新一鼻上唇上,闭气的时间已经接近极限——为了避免缺氧,工藤新一只能暂时吸入少量,认命似得陷入昏迷。


  醒来时候已经被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工藤新一睁眼环视了下周围,一个黑衣人背对着他站立,在他前方约五米的位置。整个房间压抑到可怕,房间可能约有二十平米大,工藤新一所能见的方向没有窗户,房间内只有四角处立着一个四十公分高的蜡烛架,昏暗的烛火摇摇欲坠,似在提醒他现在房间内氧气严重不足,可能再过不久他会因为窒息而死。


  工藤新一尝试挣脱,椅子晃动的声音引得黑衣人回过头来。工藤新一不确定是自己已经意识模糊而看不清他的脸,还是那张脸上贴上了未经裁割的人皮面具。那个人的身形隐在黑色的长风衣下,戴着帽子,难辨性别。那个人的脚步沉重,踏在地上有极重的响声。工藤新一当然不怕他,眸子死死盯着他眼部凹陷下去的地方,等待着那个人露出破绽。


  “好久不见啊,工藤君。”


  低沉的男声混着电波的声音响起。那个人似乎丝毫不在意变声器的存在,扬声装置就放在工藤新一被捆在椅腿上的脚边。工藤新一的喉结滚动,开口时候的声音沙哑,眼眸里的锐利像是想要把眼前人的伪装撕裂,“你是黑衣组织的人?”


  那人是真的笑了出来。笑声极轻蔑,摁动手上的按钮。工藤新一清晰地看见蜡烛极亮后熄灭,湿润的冷气从周围涌过来,工藤新一汗湿后干透的衣裳又有被润湿的迹象,皮肤却感觉好受多了,轻微缺氧后头晕的感觉也有所缓解。工藤新一心里的警惕未减。黑暗中他更难揣摩眼前人举动的意思,工藤新一的第一二衬衫扣子不知何时被解开了,锁骨下方的挂坠被眼前的人抓起,拉的工藤新一的头更靠近了一些。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工藤君?”


>>>>>>>>>


  台球室极其潮湿,他在吧台旁边放了一个除湿机,头顶的灯闪烁着莹白色的光芒,在几次后伴随着啪的一声,一个灯管失去了光芒。


  黑羽快斗烦躁地把灯关掉,紧皱着的眉头在亮起的显示屏前清晰可见。放在一旁的平板上是铃木次郎吉最新下给基德的挑战书,而此刻电脑屏幕上,基德的邮箱里正躺着来自另一些人的邮件。


  “怪盗基德:敬启。


  很高兴你在现在依旧活跃。但很遗憾你没有听到我的劝告,仍旧做着会惹恼我们的事情。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和你说起这些,不要再尝试阻止我们。这颗宝石我们志在必得,倘若你主动献上自然是再好不过,不然就怪不得我们了。”


  没有落款,但不难猜出是谁寄来的。


  黑羽快斗的神色染上阴云。那些人依旧阴魂不散,甚至比曾经陪江户川柯南一起面对的那些人还要难搞。他不像江户川柯南那样有大把的人力可以请求支援,月下的魔术师自很久以前就是孤独行事,他能获取的信息太少太少。


  梗在黑羽快斗心头的还有另一件事。


  他前不久才经历的、怪盗科尔博的事件。


  “你也见过一次的吧?”


  “你也见过一次的吧?”


  那个科尔博这样说的话,难道之前飞走的不是他惯用的假人?他与科尔博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人的语调改变,他只是觉得熟悉。第二次甚至直接使用了属于黑羽盗一的声音和语调,又有什么必要呢?还是说,两次与他见面的,是两个人?


  或许从母亲的信件来说,第一次在天台上见面的的科尔博应该是由母亲易容的才对。但他绝对不可能记错,当初协助警方的佝偻着的老人,在勾下身子后和他差不多高。改变面容十分容易,体型也是,但唯独身高,是易容中的一大阻隔。他曾经就因为身高问题,易容成阿笠博士时被江户川柯南看穿。


  哈利·根津刚抵达羽田机场的时候,似乎已经看穿了他在送给中森银三的领带夹上安置窃听器的伎俩,而后又一口咬定他是个“毛头小子”。他没记错的话,第一次盗取深夜暗鸦的时候失败就是因为突然产生的冷气。白马探和中森银三之前有提到过,“正如那个老头子所说”,说明哈利·根津在到达东京之前就已经开始协助警方。可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怕冷这件事?


  他在那时第一次听说科尔博的名号,且根据时间判断,哈利·根津收到预告函还要在白马探的父亲之前。而自己已经推测出,哈利·根津所谓的揭穿魔术也不过是为了给同伴炒热度。那他所谓的同伴会不会包括科尔博的真身?毕竟曾经黑羽盗一在基德之下,也曾经以魔术师身份活动。


  回家后,黑羽千影的表现也十分可疑。从母亲后来的反应来看,她这次“假扮科尔博”似乎是为了检验他的决心。但似乎没有必要仅仅因为这一点要在拉斯维加斯做那么久的铺垫。既然黑羽千影参与其中,哈利·根津了解他怕冷、和科尔博一起称呼他为毛头小子似乎也是常情。而科尔博曾说自己因为一场大病停止行动,声称自己是冒牌货的话,其实也不假。


  他本身就不是真正的怪盗基德。


  他曾经听母亲说过,关于怪盗基德诞生的始末。按理说来,怪盗基德像是怪盗淑女的延续,倘若科尔博是怪盗淑女假扮,这一切也说得通。但身高问题他唯一能想到的解释是,黑羽千影找到了这一点的解决办法,并且没有告诉他……


  母亲知道他身上贴满了暖贴的事情,最多也只能说明天台上的科尔博是母亲所扮演,所以才会因此改变声线吗?带给他熟悉感的,其实是母亲的声音?这么说来,难道当初连他都当做是科尔博的黑影,其实可能是黑羽千影逃出的迹象?


  黑羽快斗的大脑已经越来越乱。往事掺杂着许多类似线索的东西在他脑海中不断冲撞。他索性找来一张白纸,在上面列下目前存疑的所有人的名字,目光却瞬间凝住。


  科尔博、黑羽千影、哈利·根津。


  怪盗基德、怪盗淑女、寺井黄之助。


  ……


  倘若科尔博、黑羽千影、哈利根津真的是独立的三个人,而不是黑羽千影为了考验他而自导自演的一场独角戏的话。


  这一切,简直就像是在拉斯维加斯重演他出生前的事情。


  ……好麻烦啊。这种事情的话,那个人有没有可能一眼就看穿呢?


  黑羽快斗揉了揉感觉快要涨满爆开的太阳穴。最近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他都没有时间去送出给工藤新一的第二封情信。手指迅速在键盘上跃动,黑羽快斗确保回复给铃木次郎吉的内容万无一失后,摁下了发送键。


  至于什么神秘组织的威胁,见鬼去吧。


  愿意来的话,奉陪到底就好了。


T·B·C


后篇:Part . 6 迷雾重重。


*那段分析写的我吐血。本来坚定地认为科尔博就是盗一真身,分析到最后自己都有些迷茫,似乎一切都在盗一已经过世的情况下合情合理,但好像每一点上都是漏洞……

*从这一章开始,就是真正的开始尽量基于原作瞎编了……关于两个组织的资料还是太少,只能,尽量猜了……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更谢谢看完还打算继续看下去的你。


评论(1)
热度(47)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