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K新〗月下亡徒[4]

Part . 4 但为君故。

前篇:Part . 3 黑云过境。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作业越多越想作,就是这么个理。

  黑羽快斗现在的心情十分不好。

  他不信邪一般的把所有的鸽子抓到阳台关进一个大笼子里,一只一只的数完后扔进另一个笼子。一向自由的鸽子在笼子里不安的扑腾来扑腾去,吵出来的巨大声响闹得黑羽快斗此刻想把它们全部拔了毛炖汤。他威胁似地猛地把阳台门关上,顺便找了两个耳塞,听不见声音就不烦了。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但他现在烦恼的源头就是在眼不见上。

  几乎自带GPS定位系统的黑羽快斗的鸽子,失踪了一只。

  这几天事情有些多,他在家里是几乎没怎么照看鸽子,喂食都是寺井黄之助代劳。但是不能说少了几天的食就叛逃吧?没有这么个道理吧?这里面的好多鸽子都是他从蛋开始就带大的吧?

  对。叛逃。除了这个,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的黑羽快斗想不到别的缘由。回想起工藤新一生日那天他深入虎穴成功撩了一把,但确实有只鸽子飞到侦探肩膀上后没再回来……

  罪孽啊罪孽,家里出了这么个叛徒。

  坐在床上的黑羽快斗背后开始冒冷汗。侦探自己都不会记得要吃饭更不要说鸽子的口粮……说不定某一天鸽子被饿狠了知道回家了,偏偏侦探跟着鸽子飞回来……又或者工藤新一没有跟过来但是别的乱七八糟的人想帮他把飞走的鸽子抓回去……冲矢昴灰原哀哪怕是侦探团那帮小鬼来他家都能吓得他半身不遂,说不定过两天就回传出工藤新一移居江古田的新闻,然后正版工藤新一就会带着警察顺着地址找过来……

  哦,上帝,他可能要被捕了。

>>>>>>>>>

  “所以这就是你今晚非要睡在这里的原因吗……快斗少爷。”

  黑羽快斗抱着蓝色的夏凉被,搬了椅子坐在台球桌的边上,身上不住地发着抖。寺井黄之助接了杯热水放在他手中,蓝色的琉璃色彩铺散在黑羽快斗掌心上,火热却透彻的冰冷环绕在狭小的空间内。黑羽快斗裹紧了被子,作势打了个喷嚏后揉揉发红的鼻尖,可怜兮兮地点点头。

  “大概……就是这样。所以说家里现在不是很危险吗爷爷?”黑羽快斗的神色无一不透露着真挚,“但是毕竟基德的房间在那里……所以爷爷这段时间能不能帮我看着那栋房子?”

  言辞恳切态度真挚,他成功把寺井黄之助忽悠到了黑羽宅。他趁绕着寺井转的时候在寺井的领口压下处放置好微型的发信器后,把台球室内的摄像头全部用准备好的黑胶带贴上。最后确定了一下门已经锁好,寺井已经到达黑羽宅不动,黑羽快斗从被子里掏出电脑等一系列电子产品。

  金属掉落时清脆的响声拉回了黑羽快斗始终盯视着电脑的双眸,亮银色光泽的钥匙串落在地上,K字的钥匙扣压在最底,黑羽快斗赶忙把钥匙捡起来,用绸布细细擦拭再放回口袋。他把工藤新一钥匙串上的一串钥匙都拷贝过来了。虽说有些不道德,但撬锁的事他也干的不少。站在名侦探的角度想想,可能直接开门还更容易接受一些。

  东京的地图被铺在台球桌上,几个关键位置被圈出红圈。黑羽快斗犹豫许久,在米花町工藤宅的大致位置圈出蓝圈。

>>>>>>>>>

  一段风波过去后,工藤新一的生活勉强恢复正常。他习惯每天回家后看一下信箱,一般冲矢昴会把给他的信件留在其中。但最近信件反而没有很多,他本以为原属于工藤新一的风潮已经完全过去,后来才偶然发现冲矢昴已经帮他处理掉所有委托信。冲矢昴没和他提过,他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吃饭的地方也从博士家搬回了工藤宅。冲矢昴几乎把每天的晚饭全包,灰原哀在放学后常来帮忙,工藤新一也有了大把的时间去运动场上踢球以及窝在家里看书。他在身体恢复后还没有见过冲矢昴以外的FBI的人,也几乎没有去过波洛。黑衣组织至今也没有再露过面,敌在暗我也非暗不明,局势十分尴尬,但工藤新一毕竟处于被动的一方。索性毫无作为地等下去。

  除去最近黏着他不愿意走的那只鸽子……

  回忆一下大概是怪盗基德造访的那天。这鸽子十分黏人,在他出门时倒愿意好好待在家里。工藤新一买过一个鸟笼,鸽子却怎么也不愿进去,在阳台的晾衣杆上十分满意地住了下来。日常排泄方面倒是十分自觉的跑到院子的泥土中自行解决……工藤新一感慨一声,某些方面来说,怪盗先生的确是“教导有方”……

  鸽子待在家的时间大概和怪盗先生以前的作息十分相似。那只鸽子会在工藤新一出门前十分钟就飞回阳台,周末时候一定要啄着他的衣领要求在院子里晒太阳。工藤新一在那只鸽子赖着的第二天才发现他的存在,仔仔细细检查了下鸽子身上有没有监控器之类的东西。

  冲矢昴和灰原哀态度一致,“鸽子养着有什么用还不如炖汤”。或许是两对目光直勾勾地盯着鸽子,小家伙扑扇着翅膀从工藤新一的肩膀上转移到他的椅背上。工藤新一无奈地把手伸到后面,小家伙瑟瑟缩缩地跳到他的手指上。

  “怎么可能拿来炖汤。况且这鸽子也太瘦了些……炖了也不会有什么肉吧?”

  浑身纯白的小家伙仿佛听懂了般吓得一激灵。

  它可能,找错下家了……

>>>>>>>>>

  漆黑的夜幕落在安静的米花町,工藤新一难得晚归。最近的他显得不像样子,课业能够轻松应付,冲矢昴也已经严格禁止他在接触各类案件,除了看书似乎没什么事情可干。他当然不甘于这样平淡的生活。在被鸽子烦的不行之后,工藤新一猛然想起被基德承认的、他正在寻找着的某颗宝石。

  周末原本打算在家懒一天的准备被他改为了去博物馆。今日正好赶上博物馆全馆开放,工藤新一入门后直奔宝石展览区。博物馆内对各个宝石的介绍极为详尽,个中也包含怪盗基德曾经盗取过的许多宝石。工藤新一暗暗把那些信息都记录下来,回过神时候已经是场馆的工作人员提醒他即将闭馆。

  虽说用了近一天的时间,工藤新一也没理出个所以然。他只知道那个人在寻找什么宝石,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但是既然那个人到现在都没有停止作案,以那个人的性格,找到后大概也就不会有什么作为了。

  他只能把以前基德偷盗过的宝石排除在外,试图寻找之前所有宝石存在的相同之处。事实证明,它们除去是价值连城的体积较大的宝石之外几乎没有什么一样的……偷盗地点更不能成为什么线索,调查一度陷入了僵局。

  他不知道怪盗基德那边调查的情况如何,或许和他没有什么差别。毕竟那个人的目标毫无范围毫无顺序可言……工藤新一忽然觉得应该和他联络一下索要情报,虽然那个人不一定,或许说肯定不会给他……

  他回家路上仍在思考,走路速度极慢。他当然注意到周围有个人在紧紧地跟着他,一身黑衣似乎是很容易猜出来的意图……以及身份。

  工藤新一的速度猛地放快,甚至已经开始跑了起来,但后面紧追的步伐难以摆脱,最终白布被大力扣在工藤新一脸上,那人的手指隔着厚重纱布撞得他鼻梁骨都在痛。浓重的乙醚气味浮上,工藤新一尝试抓握住扣在他脸上和肩膀上的手,屏住呼吸。对面力量极大,他只能作势晕了过去,认命似的被拖到车上。


T·B·C

后篇:Part . 5 正向交锋。

*私心一下,缠在工藤宅的鸽子和之前缩在基德帽子里在新一腹上睡觉的鸽子是一对儿~
*以后不一定会再写到这两只鸽子,嗯。

评论
热度(61)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