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太中〗且行且歌·中也篇

*太宰治×中原中也

*原本是按照正常的时间线写的,关于自己的思路可能就更详尽一些……但是难产了,有时间再慢慢写吧。

*这篇大概是中也角度?

*有些短小,希望太宰篇不要真难产。

*好多私设,害怕【。



-“你想成为大人吗?”

-“中也。”

-“你想窥见地狱的深渊吗?”


>>>>>>>>


  中原中也做了个梦。


  他现在已经二十四了,如果再让手下知道自己因为一个关乎过往的梦而辗转反侧良久,不知会不会教人看扁了去。中原中也死命瞪着散发着酒红色柔光的吊灯,房间角落里的挂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他最终还是掀起被角坐起身来,抓起床头柜上的烟点了起来。火星是能够灼伤人的温度,中原中也的面前很快缭绕起烟雾,他像想起什么一般猛然回过头——


  自然是什么都没有。


  好像是许多年前的夜里,他也这样坐在这张床上抽烟,有个人从他背后环住他腰身,温凉的嘴唇贴在他后颈,哪怕呼吸里满满都是烟草的气味,也没有放手。


  原来已经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


  人性善恶的问题有古人探讨了千百年,中原中也懒去计量太多,但他真心真意觉得人性本恶,这点认识的根源全在太宰治。


  从在幼训所的时候,太宰治就以“唯一能打过扛把子中原中也”的身份自居。那时候太宰治身上还没有厚厚的绷带,他们身上都是被丢弃的、大人的衣衫,上面沾满了灰尘。那时候中原中也脸上身上总是灰扑扑的,却没有半点的伤口,他见过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去的孩子,那时候他对撕裂开来的皮肉带有本能般的恐惧,太宰治偶尔会揉揉他的头发,让他枕在他瘦削的大腿上睡一觉。


  第二天醒来中原中也脸上添了不少炭笔画过的痕迹,自然又是免不了一场恶战。


  后来他被尾崎红叶带走,整整一周没见过太宰治。他以为这样就是永恒,他和那个人短暂的交集终究只是越来越疏离的前奏。却不想一周后见到比以往更为消瘦的太宰治。那人倒是一如既往地有活力,揉着他的头发喊着他“漆黑的小矮人”。太宰治似乎还说了什么,年代太久远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当初确实是很生气,气得他当时就想上去踹他两脚。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但不得不承认,那时候占据身高优势的太宰治确实胜他几筹。


  他们两个那个时候见面就打,虽然最开始太宰治能够凭借身高优势完全压制他,但随着之后两个人训练方向的分歧,太宰治逐渐成了被动挨打的一方。


  太宰治逐渐在身上绑上一层一层厚厚的绷带。中原中也不知道那下面的皮肤是不是只剩狰狞的伤痕,还是他单纯觉得好玩。那时候他们两个人白天一起上课,晚上各自被大人们带着训练,回宿舍后一起打架,这似乎是他们住对门的唯一便利。似乎除此之外,都没有什么好做的。


  中原中也曾经以为那是最糟糕的时光,现在回想,或许不是如此。


  又或许不止如此。


>>>>>>>>>


  中原中也在他们十岁时正式登记为黑手党之后,才知道两位大人打算把他们作为搭档培养。他因为这个事儿想了好几个晚上。他想过他和太宰治的无数关系,最有可能的便是一直打架打到其中一方死亡。他难以想象两个人把背后交给对方是什么样。


  之后每次周末他们会在一起合训,从被对面的金色夜叉吊打,到勉强能抗衡,再到全面压制,两个人用了三年的时间。


  也是那时候,中原中也第一次发现污浊。


  尾崎红叶拉着他的手,细细叮嘱他不能轻易使用这个能力。就算用,也一定要保证太宰治在他身边。中原中也扭过头去看太宰治,恰巧那个人鸢色的眸子也在盯着他,两个人心照不宣地扭开头。


  中原中也那时候只知道使用污浊的时候他会失去意识,太宰治可以救他。但几年后他才清楚,尾崎红叶那句话后面还应该加上一句。


  “太宰治那时候可以不在他身边。”

  “但太宰治一定要想去救他。”


>>>>>>>>


  首领的更替发生在他们十四岁那年。


  那时候中原中也在宿舍给自己小腿上的伤口上药,一脸面无表情的太宰治推门进来,把绷带扔在他床上,动作稍显粗鲁,披风在猎猎作响。


  中原中也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把那团绷带甩过去,白色的长条在空中散了一般,砸到太宰治身上时已经没了重量。那时候高挑少年神色沉郁,窗外连夕阳的余晖都褪色,夜色悄无声息地降临,中原中也只能勉强看清他背影的轮廓。


  “中也,要变天了。”


  那时候伤口边缘的酒精不小心蹭到伤口中央,中原中也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太宰治低下头来,双眼都染上方才火红的余色。


  他们额头相抵,但看不清彼此的神光。


  从那之后,一切都变了。


  除去一起出任务的时间,中原中也几乎看不见太宰治。听说他从贫民窟带回来两个孩子,其中的男孩拥有十分可塑的能力。另一个女孩相貌清秀声音可爱,但他几乎没见过。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爱自杀的毛病,工资几乎全部献给了医药费。中原中也十六岁的时候算是过了黑手党成员的成人礼,尾崎红叶送了他一瓶红酒,他也攒够了早就看好的高级公寓的钱。


  他正打算完全脱离和太宰治相关的一切,太宰治就不知什么时候尾随他进了公寓楼。


  他们已经三月余没有见面。


>>>>>>>>>


  “听说你已经成为钦定的干部了啊。”


  中原中也的家里除了水就只有尾崎红叶不久前送给他的酒。他想想这是个值得高兴的时刻,就开了那瓶酒。太宰治晃晃亮红色的酒液,显然对他的话没有多大兴趣。


  但对他这个人倒是颇有兴趣。


  最后酒红色的液体洒在中原中也白色的衬衫上。


  他想,他们果然还是,一辈子都不要见面的好。





*写不动了,全放在太宰篇写好了。

*明天开始跋涉回学校。哭唧唧。

*……不知道写了些什么东西。想一掌抽死自己的低潮期。

*你好,我是阿川。

评论(2)
热度(18)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