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快新〗藏云携雾。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化学系大一新生双人寝设定

*为啥是化学呢,因为我学化学....

*纪念一下自己有趣的小日常?

*尽管说了很多废话可是还是要说一句这篇好像ooc了




  冷。好冷。非常冷。


  工藤新一放下手中的走珠笔,双手交握放在唇边,轻呵了一口气,雾气迷蒙到眼镜上,掌心也确实暖和了不少。


  他并非是视力不佳。只是博士的道具都太过好用了些,恢复本体后才发现自己已经产生了些许依赖性,索性配齐原本的装备。工藤新一把眼镜取下放在一边,拿起笔继续做功课。躺在床上的黑羽快斗实在有些看不下去,摘下耳机偏头喊他。 


  “侦探,你实在是冷的话,还是把空调打开吧。”


  工藤新一体质较弱,常年因为查案不规律的生活也让他显得较为瘦弱,虽说畏寒却也极度嫌恶闷感,寝室里的空调自然成了摆设。黑羽快斗也由着他,只是有些看不下去他在气温十多度的时候就裹得像熊一样坐在桌前学习。


  “不要。”工藤新一写下最后一个单词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扭过头看向黑羽快斗,“闷。”


  难说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小习惯,工藤新一说完话时候嘴唇总是抿成一条线,薄唇看上去毫无血色。推理时候总捏着瘦削的下巴,随时都很精神的样子。刚住进寝室时黑羽快斗还很生分地叫他“工藤君”,在陪他经历过第一次现场推理后,称呼自然而然地改成了“侦探”。工藤新一觉得正常,天知道黑羽快斗好不容易找到个理由这么叫他。


  黑羽快斗起身在柜子里翻了翻,扯出一条薄毯扔给工藤新一,“把这个盖在腿上,暖和。”薄毯是很普通的方形样式,淡蓝色。黑羽快斗的物什总带有一股好闻的香味,哪怕是看起来几乎全新的毛毯。工藤新一抱着毛毯闻了闻,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发问。


  “黑羽……你的东西的味道不像是体香,难道说……你背着我偷偷用香水?”


  刚关上柜门的黑羽快斗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甩给工藤新一一个白眼。


>>>>>>>>>


  由于公寓系统的更新,今年开学之前两个人就已经在网上熟识了。黑羽快斗首先要到了工藤新一的line。黑羽快斗典型话唠型,工藤新一只挑他感兴趣的回复,一个假期过去,黑羽快斗基本把这个人的喜好嫌恶都搞清楚了。工藤新一只能表示心情复杂,一句话都不想说。


  以出行方便为名义,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的课表几乎完全一样,除了体育课。工藤新一选了他爱的足球,黑羽快斗选了高尔夫,原因……很简单,为了学分。


  也正是如此,每次上完微积分,黑羽快斗都会哀嚎——为什么足球场那么近高尔夫球场那么远啊啊啊啊啊?????在经历一早上的实验课以及一节微积分之后,黑羽快斗表示,不想爬山,而且还是一个人爬山。


  结果是工藤新一把黏在他身上的家伙踹走。


  哪怕后来黑羽快斗有了结伴一起去上课的伙伴,黏上去又被推开这一步也没有省去。


>>>>>>>>>


  每个星期最让人期待的课大概是实验课,如果没有恼人的实验报告的话。


  工藤新一做事严谨认真,基本上每一步都不会有什么差错,只是偶尔听老师讲解实验原理的时候会睡着。反观黑羽,睡觉倒是不会,经常做完实验用剩下的试剂或是工藤新一的器材——搞点“创作”罢了。比如曾经用工藤新一的试管在试管架上摆出一个爱心,试管里还有或红或粉的试剂,煞是好看。


  然而偶尔老师也会犯些错误。


  整学期仅有一节的制备晶体。由于时间较长,一个星期后的实验课才能看到成果。去上课的路上能听到同学们兴奋地议论着,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曾经在假期比试谁能做出更好看的晶体,对此也不大感兴趣。只是最后——结局有些过于戏剧性了。


  整个实验室,培养出晶体的不到五人,其他几人的晶体也过于细碎,只有两人烧杯里的,结成了完美的一颗。


  实验老师和助教在实验室环绕了一整圈,最后得出结论——大概是课上更改后的试剂量太少了。


  所以全班大部分没有结晶,有结晶的因为课本给的试剂量过多结晶过快,没有听课又考虑到各方面因素的工藤新一和不愿意按照老师要求更改试剂量的黑羽快斗,成了整个实验室的赢家。


  后来黑羽快斗偶然发现,实验室里大多数同学,给两人的备注改成了“心机人赢工藤”和”心机人赢黑羽”。


>>>>>>>>>


  工藤新一不喜欢去图书馆或者自习室,因为太闷又会吵,只是放学后会抱着厚厚一摞书回来。天气更冷之后两人都默契地选择懒在床上看书,在床的中间又铺了一层厚被子在两张宽处相对的床中间,基本能够盖住两个人的下半身,暖和些。


  有时候房间静谧的只能听见翻书声,亦或是翻身时候床铺吱呀作响。开始时候猜拳决定谁去买饭或者去楼下拿外卖。工藤新一运气极差,但基本每次黑羽快斗看到对床瘦弱的人摇摇晃晃站起身子,都会起身把他摁回去,披上外套自己下楼。工藤新一也从不推脱,秋天过后脸颊都稍微圆润了些,算是达到了正常少年的水平。


  天气冷起来后黑羽快斗会在包里多放一条围巾。在寒冷的秋冬之际奔跑会吸入大量的冷空气,无可避免地咳嗽,介于工藤新一的围巾曾经和湿冷的雨水一起消失在夜风中,以及这家伙对自己的事情从不上心的无数前科,黑羽快斗也就坦然接受了每天略显多余的负重。


  好像总是工藤新一被照顾的多一些,久而久之总觉得过意不去。他偶尔会接到魔术表演的邀请,每次都会带着黑羽快斗一起去,口头上说是为了补偿黑羽快斗一直辛苦地照顾他,对方满不在乎地拍拍他的肩膀,他还是觉得不够。


  拒绝也不大好,工藤新一承认他舍不得每天早上在温暖的被窝里多睡的二十分钟。早晨睁眼时候入眼的总是在他眼前摇晃着的闹钟,入耳是黑羽快斗温柔低沉的嗓音。尚还温热的牛奶摆在桌上,两片吐司中间也涂抹了满满的果酱。习惯之后,自然难以割舍掉。


  特别是自己生病的时候,无微不至的关心更是难舍。


>>>>>>>>>


  一向畏寒的工藤新一把盖在身上的被子踹开不少,放在两张床中间的被子也全部踹到了黑羽快斗床上,凌晨两点时候黑羽快斗成功被热醒。起身的时候就看到工藤新一露在被子外面白皙泛红的小腿,汗水浸湿了他的头发,成绺地搭在额头上。当机立断翻身下床,倒了杯热水后便直接把工藤新一扶了起来。


  侦探正做着噩梦,黑暗和灼热禁闭着他,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在梦里感受到一丝凉意,天旋地转的感觉逼迫得他睁开双眼——


  入眼是深蓝色的睡衣,凉意来自他的额头——脑海仍旧混沌着的工藤新一确定,黑羽快斗的双唇,紧紧贴在他的额头上。


  身体的温度几乎瞬间又上升了一个高度。凉意褪去,黑羽快斗坐得稍微退后些许,郑重地凝视着他,“侦探,你在发烧。把水喝了再睡一会,别踢被子了。”


  恍惚睡去的工藤新一重新入梦,看见梦中白色披风的怪盗,有些怀疑之前醒来的一切才是梦。


>>>>>>>>>


  烧算是退了,头还痛着,大好的周末算是浪费在了床铺上。黑羽快斗替他总结了一下病因,大概是前一天为了查案,出汗后进了空调房。工藤新一保持乖宝宝形象点点头虚心接受,看着黑羽快斗正在准备药的背影,神情有些恍惚。


  “……基德。”


  黑羽快斗手一抖,热水飞溅到手上,他扭头看向工藤新一,眼前人的眼神迷惘却又坚定。


  “……你是基德吧。这个事情开学时候刚见到你我就猜到了。这个世界上和我相像的除了整容后的诚人,也只有你了。如果还有一个人和我这么像,我想我也会难以接受。”


  “只是没有理由。我没有理由因为长相这一点怀疑一个人是世界范围的通缉犯。所以我在等你露出马脚的那一天。奇迹的是基德这几个月一次都没有寄过预告函,关于铃木财团的挑战也从来没有回应……与之对应,你也一直没有回过家。我趁你不在的时候看过你的柜子,里面没有基德的道具。”


  “喂你……”


  “听我说完。我对你的怀疑一点都没有减少。受邀去参加魔术秀,我每次都故意带你过去,回来时候特地说些魔术的破绽给你。你几乎每次都急不可耐地说如果是你这个魔术会怎么设计……你自己没有注意到,你的那些想法,和基德的风格……十分相似。”


  “我本来已经确定了,甚至已经打算和警方说了……拨出电话的前一秒我犹豫了。一直,犹豫到现在。”


  “侦探和小偷的立场完全不同,站在侦探的角度我没有任何理由应该袒护你。但是站在我个人的立场,站在工藤新一的立场。我不希望你的余生坠入黑暗。”


  “……这样的我,是有哪里不对劲了吧?”


  他看着黑羽快斗逐渐向他走进,坐在床上的时候又是和他齐平对视的角度。他清楚地看着黑羽快斗的眼神从震惊到气恼到无奈再到现在的——深情款款。


  “是有些不对劲了……不过刚巧,我好像和你一样,也有些不对劲了。”


  那样温柔的神光映入侦探的眼眸中,那张和他一样精致的脸不断接近,在苍白的面颊逐渐泛红之后将眼前人推开,神色不自然地别过头去。他自然知道黑羽快斗想要做什么。


  “不要……冷。”


  黑羽快斗有些好笑地看着他。温热修长的手扣在侦探脑后,将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近,气息都呼在对方面颊上。


  “……不会冷的。”


  黑羽快斗小心地吻了上去,唇齿交融的一刹,工藤新一轻轻闭上双眼,两人的眼睫搭在一起,轻微地颤抖着。


  袅袅云雾中的景象逐渐清晰,他总算是窥探其中。


评论(3)
热度(203)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