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新兰〗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工藤新一×毛利兰


同居三十题


  周六的夜晚,本是快要睡觉的时候,家里忽然停电了。他那时候正在洗澡,第一反应是她会不会害怕,裹着浴巾就冲出了浴室。电吹风还放在床上,她正在拿着手电筒翻箱倒柜的找充电台灯,听到有动静第一反应就是用手电筒照过去……结果大喊了一声流氓,顺手扔了个枕头。她那时身上只一件丝质浴衣,头发湿哒哒地垂在肩膀上,即便是蹲着也被浴衣勾勒出完美的曲线。天知道铃木园子为什么会送她这样一件生日礼物。他一脸尴尬的回浴室继续洗澡,自然没有看到她满脸羞红的样子。

  她无法描述那种感觉。算起来,她喜欢他已经有了很多个年岁。也曾经在去海边时看过他上身半裸的样子,但不知为什么,今晚泡泡轻巧地伏在他锁骨上的样子莫名的撩起了她的心弦,像一团火似得从心脏直烧到面颊。

  而即便将水温调到最冷,他也同样没有办法保持冷静。同居那么久后,两人之间一直都是清清白白的,但他毕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看到刚才那一幕自然而然有了反应。浴室里的气温冷得他牙齿都在打颤,勉强平复一下情绪,擦干身上残余的水珠,他换好浴衣走出浴室。

  充电台灯被她摆在床头,借助的灯光也能看清房间全貌。之前出来时看见的一片狼藉已经消失不见,一切重归原样。她把头发用毛巾包起,赌气似得背对他躺在床上。他轻柔把毛巾解开放在床侧的凳子上,理了理她散乱的长发,让发丝尽量摊开在枕头上。

  “别裹着头发睡,容易头疼。”

  他看见她的睫毛颤抖着,右手紧紧抓着被沿,装睡的迹象一眼可辩。她比他要先洗澡,这是长久而来的习惯。快要睡觉时是什么状态他也明了,即便只是背影也能隐约明白。他急忙打住自己飞速延伸的脑洞,否则又会前功尽弃了。

  他在她身后躺下,保持着对她而言的安全距离。他不是第一次注意到她的长发,此刻对于缕缕占据了床上大半位置的青丝也是无可奈何。他印象最深的就是曾经她不小心压到自己的头发,起身将头发向后撩开,又重新融入自己怀中的时候。她头发在高中时就已经及腰,由于经常修整,发质黑亮且柔顺,总保持着及腰的长度。如今却像天堑般把两人隔开,但对此时的她来说最好这样,对他来说也是如此。

  心猿意马难以自制,他经过深切的思考后,还是起身在她发上轻柔一吻。抚了抚她捏的发白的指节,试图用语言安慰她不安的心。

  “兰。除非是你愿意,在婚前我是不会要了你的。”

  他自然深知女友的羞涩,此话一出算是给自己判了禁邢。但他愿意等。反正她一定是他的,想跑也跑不掉。

  只是这长夜漫漫,如何是好啊。

评论(3)
热度(57)
  1. Wuli是小可爱啊酔川 转载了此文字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