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新兰〗浏览过去的照片。



工藤新一×毛利兰


同居三十题


  工藤新一近日有些忙,接到的案子不少。那日破获了一桩酒庄盗酒的案子,委托人作为答谢送了他几瓶上世纪的好酒。工藤新一想了想,决定带着毛利兰回家一趟。毕竟他不是喜欢喝酒的人,有这样的好机会,不如回家孝敬岳父的好。

  那天担心太晚危险,下午三点工藤新一就带着毛利兰出了门。到达毛利侦探事务所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半的样子。今年的初雪还没有下,再过几天就是圣诞,街道上满满的的都是节日的气氛。推门而入的时候,毛利夫妇正坐在沙发上,桌子上几大本相册,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讨论着些什么。听到推门的声音,毛利英理转过头来,招呼着两人过去。

  不知怎的,看到这样一个场景,毛利兰忽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小时候的她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多希望某天早上是被母亲温柔的早安吻唤醒的。虽然现在没有住在家里,但一家团聚的幸福感,还是从心底油然而生。

  毛利兰走过去,坐在毛利英理的另一边。工藤新一把酒放好之后,走到沙发后面,俯下身去,把头靠在毛利兰的肩膀上看着相册。他和毛利兰很小的时候就认识, 两家又是好友,基本上每一次出游都是同游,照片大都一式两份,所以在毛利兰的成长相册中,有工藤新一的竟占了一半还要多。

  最早的是四岁,那时候还是幼稚园,樱花飞舞的时候。工藤有希子和毛利英理抱着自家的小家伙站在樱花树下照的相。那时候两个人个子矮矮的,懵懂且无知,斜睨着半月眼看人似乎是他从小时候就开始的习惯。相比之下,毛利兰从小到大的照片几乎都是笑着的,笑意从眼底蔓延开来,不难想像她是为什么从小到大都如此受欢迎,凭借的不仅仅是倾城容颜。

  工藤新一忽然觉得时光飞逝。一向冷静睿智个性强悍的毛利英理,如今脸上也总是带着和煦的笑容。毛利兰曾感叹过母亲的变化之大,毛利英理笑笑,总是有些无奈的。

  “兰,人都会有这样的一个时候的。我已经四十多岁了,对于以前的东西好像也没什么放不下的。你现在搬过去和工藤住,我总不能留你爸爸一个人在家吧?说到底,他是我丈夫啊。兰你以后也会明白的,或许你们也会吵架,但真正能相伴一生的夫妻是吵不散的。”

  而如今,毛利夫妇二人的头上都有了些许的银丝,眼角处的皱纹也逐渐加深。但这份迟来了近十五年的相伴,两个人都无比的珍惜着。

  四岁,到十四岁,再到十六岁,毛利兰的相册中没有了工藤新一的身影,相伴在她身边的变成了个小孩子。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相册中江户川柯南的模样的时候,毛利兰脸红了红。江户川柯南就是工藤新一这件事,工藤新一没有告诉毛利夫妇,只是解释说柯南被父母带去了国外学习,可能会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回来。看到江户川柯南的时候,毛利小五郎难掩心中的遗憾。

  “现在想想,柯南那小鬼虽然有时候挺讨人厌的,我办案子的时候却也帮了我不少忙——哪像你个侦探小鬼,一回来就把我的生意都全抢了。”

  毛利兰尴尬的笑了笑——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不过她终于理解工藤新一曾经提到的这种状况是多么无奈。工藤新一目光坚定的看向毛利小五郎,说出来的话让毛利兰克制不住自己想打他。

  “呃,小五郎叔叔,我这不是怕你累着吗?关于柯南,我会努力的。”

  当天晚上的晚饭是工藤新一主厨。经过毛利兰很长时间的“调教”……啊不对是辅导,工藤新一的厨艺算是有了长足的进步。虽然仍旧比不上毛利兰的厨艺,但是色香味俱全他现在也是可以做到的了。做饭的时候是毛利兰给他打的下手,不过从厨房传来的一阵阵惨叫声,大概能明白厨房里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了。

  直到现在,他们在一起已经两年多了,但肌肤相亲却是从来没有的,在日本来说实属少见。她一向羞涩,对于这之类的事绝口不提。而工藤新一也由着她,把最美好的时刻留到新婚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毛利兰对于工藤新一变成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和她一起洗过澡这件事耿耿于怀,直接导致了不久前发生在厨房的惨剧。

  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对于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来说,不过是饭后的闲聊,等他们缓过神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午夜。毛利夫妇坚决不让二人离开,说是太晚了回去不安全。万般无奈之下,两人只好留宿事务所。

  晚上睡觉的时候,工藤新一选择性无视毛利小五郎杀人般的目光,搂着毛利兰进了她以前的卧室。他还是柯南的时候住的房间太小,他也就只能“勉为其难”地陪着毛利兰了。毛利兰房间中的床是单人床,两个人睡未免有些拥挤,但相拥着的话也勉强可以。可能是晚上喝了点酒的缘故,毛利兰有些困,但是却一点都不想睡,不安分的在工藤新一怀里扭来扭去的。

  “……新一,你当初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就是柯南这件事?明知道可能会被我打……其实你就算和我说柯南和父母出国了,我也会相信的啊。”

  天色已晚,房间里一片灰暗,毛利兰看不清工藤新一的表情。但她能够感觉到工藤新一的身体明显的顿了一下,继而紧紧把她搂在怀里。

  “是有考虑过很久,也担心过,但是比起可能会被你打这件事……”

  工藤新一的唇轻轻落在毛利兰的眼眉处,话语是他哄她时一贯的温柔语气。

  “比起那件事,我更想让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在你身边。”

评论(1)
热度(57)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