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快新〗习惯性吻别『下』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相恋十年三十题


上篇



  闹钟不适时宜地响起,工藤新一睡的正熟。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黑羽快斗已经越过他把床头柜上的闹钟关掉了。工藤新一在下一秒安心的重新陷入睡梦中。他知道10min后,黑羽快斗一定会把他喊醒的。短短十分钟的休憩也并不会影响到今天的工作。

 

  他闻到咖啡的香气,伴随着那个人的脚步声逐渐向他靠近。香气中混杂着奶香特有的滑腻,那家伙一定又擅自往黑咖啡里兑了他自己爱喝的牛奶。最初大概是几年前决战回来的时候,他把混着牛奶的黑咖啡尽数喷出。过了几年之后,竟然渐渐习惯了牛奶的甜味。而如今的早上,他期待着流连在他唇齿间纯粹的甜腻。

 

  黑羽快斗是不爱咖啡的。他最爱热巧克力,即使在工藤新一提醒他有关容易长蛀牙容易发胖等一系列的问题之后,他仍没有斩断了对热巧克力深沉的爱。只是在某次喝完热巧克力后,工藤新一果断拒绝了他的亲吻,从那之后便主动放弃了。在那之后不久,工藤新一也放弃了他曾经视之如命的冰咖啡。他记得他那次暂时失声时黑羽快斗的心急如焚。从那之后,他喝过的所有东西都是经过加热的。他曾经在夏天抱怨过,但在黑羽快斗杀人般的目光下还是放下了冰块,重新接了一杯热水。

 

  恍惚的思绪被一丝痛楚打断,睁眼时款款的深情忽的撞入眼眸。黑羽快斗正轻咬着他的下唇,模糊的语言带着浓浓的委屈。

 

  “早上的时候我以为你要走了。”

 

  工藤新一勉强撑着手臂坐起来,头却无力的垂在黑羽快斗的肩上,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我走之前会叫醒你的。”声音是他预想过的沙哑。听到这个声音,黑羽快斗一下子警觉起来。

 

  “你昨晚是不是喝冷水了?”

 

  “没有。”

 

  “洗碗池里摆着水杯,我放在桌子上的保温瓶你也没有碰过。热水壶你根本就没有拿出来!上面没有指纹!”

 

  “我把指纹擦掉了。”

 

  “我没有听见烧水的声音!”

 

  “你睡得太沉了。”

 

  “……”

 

  新晋的侦探明显败下阵来。工藤新一清了清嗓子,试图除去声音里的沙哑。结果一切都显得无济于事。黑羽快斗暗下决心,以后绝对不能忘记把准备好的东西带回房间了。

 

  黑羽快斗当然记得碎掉的花瓶。他还记得当时扶着工藤新一的手把玻璃罐子放在灼热的铁板上滚动时,工藤新一完全僵住的身体和红透了的耳根。尽管花瓶并不完美,但那是他一直珍爱着的东西。只是他没有保护好。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都没有工作……我们去一趟小樽吧。”

 

  “……不行啊。昨晚的时候就接到了案件委托。”

 

  黑羽快斗一时语塞。他记得工藤新一还是小孩子模样的时候。两个人难得的靠在天台上聊天,互相问起做怪盗与侦探的初衷。他还记得那个抬起头看他的孩子坚定的眼神,言语倔强,他那时候清楚的认识到,孩子身体里热忱的灵魂。

 

  “为了真相。”

 

  可是那时候自己说了什么呢?

 

  黑羽快斗甩了甩头,不再回忆那些久远的事情。示意工藤新一喝掉放在桌子上的咖啡,在衣柜前翻找合适的便服——抱着偶尔看看侦探工作的心情,他决定陪着侦探踏入他曾经深感头疼的警局。

 

  那些忘记的东西,总会想起来的。

 


评论(3)
热度(82)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