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叶周〗一梦起。[2]

*叶修×周泽楷

*我爱摸鱼,摸鱼使我快乐。

*这个故事其实叫:网恋不靠谱,异地需谨慎。【不是

*还在备考!所以很短小!大概会短小很长一段时间!【啥

*日常灵魂拷问:我在写什么




[2]


  周泽楷睡醒的时候,天还没亮,只能看见小窗外面的路灯,还闪着幽幽橙黄色的光,还是冷。周泽楷怀里抱着的热水袋已经凉了,他伸了伸腿,打算翻个身,碰到个还挺热的热水袋,脚一勾就捞进了怀里,之前怀里那个又给踹了下去。


  脑中还是一片混沌,周泽楷缓了缓,想起来自己现在是在H市的兴欣网吧。真实感其实并不那么强烈,现在只有他一个人,门被掩着,他此刻又面对着墙,感觉和在宿舍的时候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除了储物间里始终散不掉的烟味,还有被子和床单上和他以前所用并不一样的洗衣液味。


  只是说实话,这挺小的。角落里贴着墙齐整的摆着一摞新的键盘鼠标,大概是网吧里备用更换的。床边贴着墙的位置放了个四方的木凳,周泽楷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上面。换的衣服就放在床脚,外面穿着的大衣放在妹子们的房间,那里有挂式的衣架。还不错,周泽楷这么想着。


  地方不错,人也不错。昨晚吃饭的时候也并没有什么让他感觉不舒服的地方,陈果性子豪爽,却不越界,特地把装着鱼的外卖盒放在离他近的地方,吃完饭支使叶秋去马路对面扔垃圾。彼时他抱着一杯热茶,和苏沐橙坐在一起挑网吧一会要放的歌。


  昨晚决定要睡的地方的时候也没什么悬念。他睡叶秋的储物间,陈果和苏沐橙睡主卧,叶秋睡沙发。之前陈果说让他睡自己的房间,她和苏沐橙去睡唐柔的侧卧,他没答应。只是提到唐柔的时候他忽然觉得这名字有点异样的耳熟,仔细回想了一下之后,好像是应该耳熟。


  总之,陈果应该还不知道,周泽楷想。他和叶秋那层微妙的关系几乎没什么人知道,掰手指算算,也就苏沐橙和江波涛。平时不怎么见面,交流基本都隔着网路,平时基本就是周泽楷训练完回宿舍,和叶秋开着视频聊天。两个人又几乎没什么交流,各干各的事,聊天窗口缩成最小放在屏幕的右下角,要睡了打个招呼就下线。


  也挺好,周泽楷想。


  搂着热水袋又翻了个身,周泽楷伸手去抓放在凳子上的手机。四点半,往常如果醒了这时候就该睡,不然第二天训练就没精神。但现在正在放假,春节假,大好的假期,还喜庆。


  小木凳上比起他昨晚入睡前多了点东西。两颗红色的年糖,果酱夹心的面包,保温杯,还有贴在笔记本上的一张便利贴。周泽楷坐起身来,把夹在床头的台灯打开,才把笔记本捞过来,看贴在上面的便利贴。


  他们熬了夜,叶秋说,明天可能起得晚,怕他弄不开网吧的卷帘门又找不到别的早餐,给他放了个面包,要是还饿就过去把叶秋弄起来。周泽楷昨天早上还在开会,下午放了假就往H市赶,吃完饭后血液都往肠胃走,大脑间一时迷迷糊糊,游戏也没打,和叶秋看了两场比赛的录像,眼皮就开始不受控制地闭上又张开。倒成了几个人里最早睡的。


  他猜叶秋他们可能才睡下不久。叶秋睡前来这边了一趟,给他放了糖和早餐,还有那个保温杯。保温杯是联盟统一发的,杯底的漆都磕掉了一些,看起来用了挺久了。周泽楷试着喝了一口,还烫着,甜丝丝的,估计是花酱。


  没什么睡意,周泽楷拿着手机开始打游戏。打了大概两个小时,破了原先的记录,电量也告急了。他想了想,开了微博。手机上的微博一直是登着小号,内容不到百条,清一色的位置信息。周泽楷把现在的位置也发了上去,捞出之前搁在地上的热水袋充电器,趁充电的时候溜出去看了看躺在沙发上的叶秋,给他掖了掖被子。又躺回来接着睡。


>>>>>>>>>


  周泽楷这一觉又囫囵睡了一个多小时。再醒的时候是快要九点,周泽楷起床去洗漱,他们三个果然都还没起。叶秋仰躺在沙发上,被子搭在肩膀的位置,空调开的算足,倒是也不像他之前担心会冷,被子相比之下薄了好几个度。


  网吧的电脑要开的话,得先开服务器。这一点周泽楷还是知道的。现在几个人都睡着,没人能帮他开电脑,一时间没有什么事可做。周泽楷裹了件叶秋放在储物间的长外套,就待在客厅。外套够长,可以垫着坐下,周泽楷就坐在沙发旁边的地方,靠在软软的扶手上,在网上找荣耀之前的纪录片看。


  第一集看到没一半,叶秋又翻了个身,被子彻底掉在了地上。周泽楷正准备站起来替他重新盖上被子,侧躺着的叶秋脑袋一点,和他的头撞在了一起,顿时有些吃痛,叶秋也因为这个清醒了。


  叶秋揉揉头,还以为自己是摔在了地上。眼前聚焦的时候才发现是撞到了周泽楷。他伸手过去,手覆在周泽楷按在头上的手,和他一起揉了揉。


  “起了?现在几点?”


  “九点半。”周泽楷把叶秋的手拉下来,去替他捡被子。也就是一弯腰一勾手的事儿。被子转手一扔,叶秋轻巧的拎住一个被角。想了想直接起了身,和周泽楷一样坐在地上,被子分了他一半,凑过去看周泽楷之前在看什么。


  “不睡?”周泽楷问他。


  “不睡了,你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叶秋搓了搓手,刚刚半只手被压在沙发里,现在还有些麻。“要不下楼去打游戏?”


  “等等。”周泽楷把耳机理了理,顺手塞进叶秋的外套口袋里,碰到他之前看过的那张四方的卡片。


  “叶修?”


  叶修顿了顿,想起来之前确实把身份证塞在那件外套口袋里,周泽楷看到也不奇怪。而且老板娘一直叶修叶修地叫他,就算修秋两个字读音都微妙的相似,周泽楷可能一开始就感觉奇怪了。只是这时候刚好又看到身份证,大概是顺便问了问他。


  “没想着瞒你来着。”


  确实如此。但这个名字用了这么多年,平时又没有什么所谓,周泽楷也很少会直接叫他,这件事就一直搁置搁置直到周泽楷现在自己发现。叶修也没多解释。周泽楷偏头看了看他,又摇摇头。


  “叶修。”


  嗯,叶修。


  对周泽楷来说,名字是什么真无所谓。他们是电竞选手,依托在这个平台上本来就一片虚拟,艺名网名账号卡名一大堆。他是周泽楷也是一枪穿云,反过来也一样,轮回队长也好一枪穿云也好周泽楷也好,都是他。那么叶秋和叶修也都一样,一个名字而已,都是他。


  他不知道对叶修来说意味着什么,反正周泽楷自己挺无所谓的,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这样也好。


  反正关系摆在那呢。


  周泽楷偏头看了看姑娘们的房间门,还死死掩着,应该还没睡醒。周泽楷稍微向叶修那边凑了凑,叶修心领神会地扳过他的头,和他交换了一个早安吻。


评论(3)
热度(41)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