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恋与〗他的物件。

*摸鱼短打

*沉迷抽卡

*都是假的

*想要白起

*全员向



白起·手枪


他是一名警察。特警,虽然工作危险,但是因为工作性质的特殊性让他平时并不是那么忙。

他教你防身。一些基础的防身术,定位器,偶尔会带你去训练地点,你在那里学会的开枪。

你想起大学军训的时候。那天天气很冷,步枪要抵在锁骨上,那时候你有些被吓到,连靶子都没看清楚就开了枪,后座力怼的生疼。

现在不一样。天气也有些冷,但是训练场地是封闭的,还有暖气。你的手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包裹住,但手心还是有汗。他给你找来了一副薄手套,透气吸汗,重点不会那么疼。

子弹是打出去了,几乎是他摁着你的手指打出去的。靶子就在前面,子弹飞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

哪怕有手套抵着,掌心也有些痛,你虽没说却不知怎么被他发现了,他把手套摘下来,轻轻地帮你揉着掌心被蹭红的地方。

你感觉到他掌心枪茧的地方蹭着你的指尖,开始想那是多少次练习后才留下的痕迹。



许墨·丁腈手套


他就住在离你很近的地方,你周末不上班的时候会和他一起出去逛逛,或者去他的实验室和他一起加班。

说起加班,你从来看不懂他在弄什么。有的时候是把各种各样的试剂倒在一起,有的时候是在精密的仪器前来回摆弄,有的时候是把不同的数据报告摆在一起写写画画,总之你看不懂。

但他从来不会让你无聊。

有的时候会给你看有趣的案例分析,是你前不久跟踪他的那些时候——你的脸颊微微红了红,却觉得很多地方亲身体验过而更加感同身受了。

有的时候会给你几个小试管,里面装着不同的东西,你把他们混起来,会有不同的颜色,或者浑浊或者清亮,晃一晃又会变得不一样。

但你第一次来时却犯了难。他的手太大,导致他的手套你完全用不了。但你最喜欢从他的盒子里抽出大一号的丁腈手套,或者吹气或者灌水,趁他稍微放松心神的时候往他背后一拍。

他不气也不恼,只笑一笑把你拉进怀里。



李泽言·高尔夫球


他的工作比你要忙上许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你被特许在加班时候可以待在他办公室。干什么都好,只要声音不要太大。

你揣摩了很久“不要太吵”的极限在哪里,经过不少次尝试之后,你发现他办公室一个小小的高尔夫球台,球杆打住球的声音,大概就是极限。因为是一个长度不到两米的小球台,能发出的声音实在有限。

你对高尔夫的认识只在大学的体育课上。那是基础班,学习和认识都有限。他听完其他人的汇报的时候会来教教你,怎么该正确地挥杆,要做出什么样的姿势。

你像模像样地学起来,之后竟然真的打得不错。

后来去他办公室的时候,他正在批文件。你习惯性地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换好平跟鞋,拿起了之前被恶搞贴上蝴蝶结贴花的球杆。

球顺利地沿着直线滚出去,骨碌碌地沿着低矮的办公桌到了他的脚边——你要想捡回那个球,只有从他身侧的位置钻进去才行。

你正准备从球盒里重新拿一个球,就听到不知哪来的砰的一声,那个球又自己骨碌碌滚回来了。

你抬头看了他一眼,他仍旧在批改文件,没扭头也没顿笔。



周棋洛·巧克力软糖


你的恋人喜欢零食,非常、非常喜欢。

他是艺人,控制体重是理所当然的事。但他注重健身,自身体质似乎就有些吃不胖,平时一起出去吃饭要注意控制体重的反而是你。

他的经纪人对他偷吃零食这件事情苦恼不已,一起吃饭时一定要由他点菜,不能点油炸的小零食也不能点饭后甜点,特别是那些花样好看的巧克力冰淇淋。

这样一来你都跟着瘦了不少。

但他总有法子变出零食来。藏在沙发底下的薯片,书架最上面的巧克力,笔筒里的酸梅糕,甚至还有笔芯筒里面的笔形糖……

他经常出差,每次一定要给你带当地特色的小零食。这时候经纪人倒是不拦着他了,只要他说是给你带的,经纪人也就只是笑笑,经纪人知道他是想第一时间和你分享,那之前可舍不得自己吃。

在情况好转后他经常来录制你制作的节目,你和场务还有经纪人和他,几个人围在一起说明流程的时候,他悄悄握住你的手,塞给你一个小东西。

“最后一颗了,你可要给我留一半。”









*高尔夫那段是特例,在球场打球的时候千万不要下去捡球……

会被爆头的【认真

评论(2)
热度(55)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