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太中〗猫与梦魇[3]

*太宰治×中原中也

拎着白色蜡烛灯的太宰母亲在这个夜里第三次敲着幼子的门,并且尝试着转动手把,在意料内没有打开门之后提醒他该去睡觉了,哪怕第二天会是个风和日丽的周六,没有任何家族计划的周六。太宰治状若乖巧地答应着,最后不得不把房间的顶灯关掉,打开围绕房间上下两圈的夜灯。他并不喜欢这个夜灯暖黄色的光,不够明亮,他看不清楚书页上的字。

他在确定母亲的脚步声已经延续到很远的地方之后,悄悄打开了床头的台灯,带着小声的欢呼,抱着书倒在了床上。实质上这之后的短暂静谧比他沉迷书页间的故事时更让他觉得安逸。直到趴在床铺上的太宰治从窒息的感觉中,随着一个翻身清醒过来,他才把书从手指夹住的地方摊开在枕头上。他正尝试着在这个并不太软的床铺上找一个舒服的姿势,听见了从窗外传来的猫咪的叫声。

喵、喵。极其轻柔的叫声,像夜里赶来幽会的害羞姑娘。不,如果有胆量来情人的房前叩窗,那就不能说是个害羞的姑娘。尽管前些日子被隔壁的装修队惊扰不少,太宰治仍旧相信自己一流的听力。太宰治果断地翻身下床,赤裸着的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他得保证自己的脚步够轻,不能吵到正睡在他正下方的父母。那样的话,父亲一定会翻出放在他们房间抽屉里的、太宰治房间的钥匙。那样的话就糟糕了。

小心翼翼地拉开窗帘,果然有个圆滚滚的小家伙站在他的窗台上,还是个十分眼熟的小家伙。前些天看着中原中也抱着它的时候,觉得这只已经有中原中也半个身子高的猫咪还真是不小,但此刻能把身子好好的收在狭窄的窗台内,还有余闲伸出爪子挠挠窗户上的玻璃,这倒是一只小猫咪,之前也只是在瘦小的中原中也怀中显得大。

太宰治会意地打开窗户,猫咪丝毫不见外地直接跳了进来,快准狠地扑向太宰治床边的地毯,但身形摆在那里,最后只“咚”的一声撞在了浅色的木地板上,吓得太宰治一下子把它抱了起来。异国短毛猫的生理特征,导致这种猫随时随地看上去都是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样,此刻被太宰治抱起来放在旁边的书桌上,这种感觉更甚了几分。太宰治看着此时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忽然产生了一种恶作剧的冲动。

如果这只小猫死在他这里,那中原中也岂不是又得被气哭?而且还会冲上来掐住他的脖子——

是个好玩的结果,太宰治想。他几乎马上就这么做了。苍白而又纤细的手已经扶上了幼小且还在发抖的猫咪脆弱的脖颈上。他不能用刀,房间里也没有刀。

他开始想。如果他的手再收紧一些,这只猫就会开始挣扎,还没有来得及修剪的指甲会划破他的皮肉,甚至还可能深深地咬他一口,这样他就可以假借自保的理由解决掉这个总是发抖的小懦弱鬼。这一点和他的主人还真是不像,他想。

但事情的发展完全不按照太宰治的脑内进行。猫咪对眼前这个人类露出来的、极少的皮肤表达了浓厚的兴趣,或许这样看上去十分亲昵,像它真正的主人快要把它抱起来时候的动作并无差别,那个小主人现在还偶尔会提着它的脑袋把它抱起来。所以这样一双有些冰冷的手,给了刚刚砸在地上受惊不少的小家伙,同样不少的慰藉。

所以这个热乎乎软绵绵方才还在发抖的小家伙,低下头蹭了蹭太宰治的手背,不识时务地,又喵了一声。

……

还真是一点都不见外啊,太宰治想。他忽然想起中原中也,那个同样不见外的小孩,只说了句谢谢就收下了太宰母亲之前递给他的橘子糖,当即剥下糖纸塞在了嘴里。哪怕周围堆着比他还高的建筑垃圾,他还是把糖纸对折塞进了裤子的口袋里。那颗糖是那天早上母亲从太宰治手里拿来的,实质上是那天早上得到的糖,但太宰治十分不巧地,从父母端着的糖盒里拿到了自己最不喜欢的口味,之后似乎是被父母理所当然地收回了。

但中原中也似乎十分喜欢橘子口味,他看见糖入口后那个孩子满足的笑容。这样真好,以后要是再不小心拿到橘子味的,可以去找中也换。

太宰治这样想着,手下的动作却松了下来。猫咪还不知自己刚从死神手下逃脱,舔了舔自己的小肉爪子后,用粉色的小肉垫,不容置疑地摁在了太宰治晚饭时开封,却没有吃完的蟹肉罐头。带着红色的蟹腿肉被从金属制的罐头盒里取出,放在透明的玻璃便当盒里,它小到看起来是专门用来装三五颗梅子的。这个被太宰母亲称之为她买过的最没用的东西,此刻装着太宰治心爱的蟹腿肉,被一只猫爪死死压住。太宰治甚至能看到那个软乎乎的脚掌五趾分开,像是在朝他示威一样,但那个委委屈屈的小脸实在没有什么威慑力。

太宰治像是被逗笑了。他把便当盒朝自己的方向挪了挪,猫咪也跟着他过来,在太宰治打开方形便当盒的四个锁扣时就迫不及待地把鼻子凑过来,太宰治小心翼翼地把盖子打开,动作迅速地赶在猫咪把头埋进去之前,取出来一条蟹腿肉。

猫咪的吃相算是雅观,但却仍旧没能避免脸上的毛发被调味汁沾了个遍。太宰治翻出他放在抽屉里的,看书前用来擦手的湿纸巾,试图给这个小家伙擦一擦脸,却被无情地躲开了——更令他心寒的是,这个小家伙只是把自己整个身子换了个方向,脸仍旧埋在便当盒里,并且用屁股对着他,长长的尾巴在太宰治脸上甩了甩,太宰治只看到它的头更低了些,看起来是要吃完了。

“喂……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呢?”

他顿了顿,试图用食指圈住猫咪摇晃的尾巴,却被躲开了。

“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猫咪吃完他的蟹肉罐头,舒服地在他的书桌上躺下伸展躯体,脚掌踢开了太宰治摆在桌上,忘记合上盖子的走珠笔。它露出自己的肚皮,看起来是希望太宰治揉揉那些纯白色的皮毛。太宰治只把笔拿过来盖好盖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这个小家伙。

“算了……你吃掉我罐头的债,就找中也来还好了。”

评论
热度(12)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