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太中〗二十载春秋。[2]

前篇:〖太中〗二十载春秋。[1]


*太宰治×中原中也

*小中也真的是……太可爱了QAQ!残念的没有赶上昨天的应援,但我依旧爱他,他是天使。



  “太宰,太宰!”


  现在还小小的人儿还没有厨房的橱柜高,此刻还踩在太宰治的脚上,手扶着碗柜的边沿,一只手抓住太宰治的衣角,虽然还只能勉强勾住,尽管太宰治今天穿的是一件长衬衫。蛋液顺着碗沿滑进锅里,香味瞬间就爆了出来。太宰治并不喜欢穿上围裙,毕竟中原中也喜欢在他做饭的时候拽着他,曾经拽着围裙的时候差点没把他勒死,他那个时候毫不怀疑两年前答应尾崎红叶那件事。教授中原中也体术,这简直再合适不过了,毕竟这个两岁多的小娃娃此刻就表现出一种易于常人,呃,常幼儿的力气。


  一只手翻炒着锅内的鸡蛋,太宰治用左手握住之前搅拌蛋液的筷子,用尾部轻轻敲了一下中原中也的头。“中也,乖乖去和室等着。记得把旁边柜子里你自己的碗筷拿出来。”说罢拍了拍中原中也仍旧抓住他衣角的手,小小的孩子有些站不稳,踉跄了一下就离开了太宰治的脚,太宰治就趁着这个空当离开了原本站的位置,放下了筷子去拿调料。


  原本抓住碗柜边沿的中原中也撇了撇嘴,拉开碗柜后顺利地拿出放在最外的、他自己的餐具。大概是因为太宰治的品味,餐具都是十分单调的颜色,清一色的惨白,中原中也不喜欢。太宰治听见小家伙切了一声,加上一句奶声奶气的“最讨厌太宰了”,就离开了厨房。


  这都是和谁学的?太宰治心想。他当然不愿意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叫他爸爸,小家伙大概是学着常来看望的尾崎红叶叫他“太宰”。至于那句“最讨厌”……自己不是也常常说“最讨厌中也”了吗。


  太宰治摇了摇头,撒了一把葱花进锅里,随便翻炒了两下就出了锅。


  厨房里烟火气重,和室里反而冷冷清清。中原中也坐在和室的地台旁,晃着腿,伸头张望着门的方向,努力辨认了一下,在确定太宰治暂时不会过来之后,中原中也用小胖手撑在边上,试着往桌下放腿的位置伸了伸,还是够不到底。中原中也撇了撇嘴,好好调整了一下坐姿,正好太宰治端着菜就进来了。


  原本该在餐厅的饭桌上吃的,但中原中也还太小只,坐在饭桌的凳子上根本够不到桌子,太宰治索性把吃饭的地方改成了和室。可说实话,中原中也对这个地方实在是有点阴影。大概还是他蛮小的时候曾经因为哭得太凶,被太宰治给扔下去过,结果罪魁祸首看他怎么爬都爬不上来,反而在一边狂笑着录了影。那时候也不是记事的年纪,但太宰治生怕他忘了,每天早上死亡回放,中原中也仿佛已经习惯听着太宰治的笑声醒来,为此小孩子砸了他一部相机一部平板,还是没有任何改观。


  不过太宰治恶劣虽恶劣,对中原中也倒是真的不错。小时候请了一位作为黑手党成员的母亲来照顾他几个月,之后大部分都是亲力亲为。倒是从来不会饿着他,营养也算均衡。太宰治撑着头看着中原中也用小勺子舀着碗里的胡萝卜山药泥,心底却暗暗地有些纠结。


  虽然他见过的小孩子不多,亲自照顾的更是第一次,但他敢保证,哪怕是从小在贫民窟长大的芥川,在这个年纪也绝对没有这么小只。平时好吃好喝的喂着,牛奶也喝得不少,怎么就是长不高呢?太宰治自己的身高在黑手党内部算是偏高,想想以后要带着小小一只的中原中也去训练,总觉得有那么些许的心情复杂。


  一边想着,太宰治一边揉着中原中也的头发。中原中也曾经在太宰治给他修剪头发后狂哭不止,太宰治索性不再去管他的头发,现在的长度也差不多过了肩膀。小孩子的头发打着卷,加上蓝色的眼睛,倒是真像个洋娃娃。


  晚饭不多,也就一碗蔬菜泥,一小碗炒蛋,再加上清煮的小白菜,大概半个小时也就吃完了。太宰治这一年多来也因为这个小家伙的缘故,不得不培养一些稍微健康的作息。但直到中原中也躺在小床上呼吸均匀地睡着了,太宰治还在拍着他仰躺而露出的小肚子。


  床头的时钟滴滴答答在响,太宰治眸子沉了沉,把被子拉上来给中原中也盖住腹部,拿着闹钟就出了房间。


>>>>>>>>>


  “所以?”


  太宰治低迷着没被绷带遮住的左眼,整个人隐在彻头彻尾的黑暗中。房间里还响着嘴里咬着血水的呜咽,枪声不断,太宰治不得不调大了手机的声音。他示意手下先停手,房间里便只剩下骨骼破碎的声音与呜咽的哭声。太宰治皱着眉头,听着电话对面声音低沉的解释。他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挂掉了电话,从站在身边的手下手里取走手枪,用脚将趴在地上哭号的人翻了个个儿,照着胸膛连开了三枪。


  他这段时间并没有什么工作——在他而言,不过是审讯敌对组织的俘虏,再把那些损失黑手党尊严的人尽数抓捕回来,在这里进行处决。处决完之后,工作就接近尾声,他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就回家,但这个时候却接到了芥川龙之介的电话。


  近期尾崎红叶也忙于奔走,太宰治把快要三岁的中原中也交给了芥川龙之介帮忙照顾。但芥川龙之介表示不会在太宰治家留宿,每天在中原中也躺下后就会离开。太宰治倒是不嫌麻烦,始终把中原中也安置在市郊的那个小屋,虽说远了些,但他平时也并不需要随时待在办公室,这点时间倒也腾得出来。


  但中原中也昨天却出了点问题。小孩子一个人待在家里确实是容易害怕,他这几天都自己躺在太宰治的床上入睡。只是小孩子不知道昨晚怎么想的,开了一整晚的窗户,又喜欢踢被子。虽然往常太宰治睡前会再来给他掖被子,但昨晚的结果,就是小家伙直接发烧。芥川龙之介被吓了一跳,但看体温并没有到需要去医院的地步,就只是在家不断地物理降温。本以为在太宰治回来之前可以恢复,却仍旧没什么起色,这才给太宰治去了电话。


  太宰治把枪重新交给部下,拿起站立在门口部下挂在横起手臂上的大衣,重新锁上了处决室的门。


  对于这么小的孩子发烧,他并没有任何经验,以往自己发烧也只是吃了药就捂着被子睡一觉。中原中也以往身体一直很好,也听他的话,基本没有生过什么病。他下楼时一手扶着楼梯扶手,一手迅速地翻找着手机里的内容。


  芥川既然没有把他送去医院,并且也照顾了大半个白天,那么应该是不需要退烧针的。那就是退烧贴……对万事考虑周全的尾崎红叶是肯定买过放在他家里的,但他委实想不起来放在了哪里。那不如再重新买一些好了。


  开车回家时,太宰治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他确实这几天都没有管中原中也,没想到这个小家伙在他即将回来的这天整出这么多事情。他在等红绿灯时把药包的袋子系在了副驾驶位的安全带上,调整了一下勒的他几乎呼吸困难的安全带。


  ……果然,中也最讨厌了。


>>>>>>>>>


  太宰治走进院子时,刚好碰上准备离开的芥川龙之介。他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始终看着太宰治衣上的纽扣。太宰治望着芥川龙之介的眼尾,只拍了拍他的肩膀,末了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果然,芥川你也已经开始了吗?或许说,已经开始有一段时间了?”


  芥川龙之介猛地抬头,太宰治没有再看他,径直走进了房门。


  之前在路上时,太宰治就已经向这边打来了电话。芥川龙之介也是算好时间安排好了一切,实质上似乎也并不需要太宰治太过于操心。中原中也已经睡熟,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只是脸有些红红的。床头柜上摆着盛放着冰水混合物的盆,毛巾就搭在盆的边缘。大概到了晚上就能退烧了。


  太宰治叹了一口气,把之前买回来的药都扔进了床头的抽屉里。中原中也此刻仍旧睡在他的床上,体温计和体温计的说明书就摆在枕头边,太宰治还不太会用,把测温头塞进中原中也耳道的时候,就把原本熟睡着的小孩子给弄醒了。


  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把体温计放回原处,趁着中原中也还在揉眼的空当。他把孩子的小手从眼旁移开,“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中也。不能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瞥了他一眼,倒是乖乖地把手交叠放在被子上。太宰治倒是没打算就此放过他,“那么,该和我说说是为什么了吧?一向很乖的中原中也,为什么昨天晚上的时候把窗户打开了?我才不相信一向严谨的芥川会忘记关掉窗户。”说罢,太宰治有意把中原中也的目光引到一边的飘窗上,那里还摆着中原中也坐着的小凳子,可以明显看出是踩在凳子上打开的窗户。


  “……你说了五天就会回来的。”


  中原中也声音小小的,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一样。太宰治不禁扶额,五天当然是个虚数,他随口一说而已。他到现在还没有明白吗?说起来之前都是直接把他送去尾崎红叶那里,果然小孩子的理解能力是有些低。


  太宰治刚想说些什么,中原中也抬起头时的眼睛忽然就亮起来了,“你还记得吧?太宰,记得的吧?”


  被放在体温计下面的日历,太宰治当然看见了。原本是被他放在自己都需要抬手去划掉的。但此刻就摆在床头,他当然看得到,在四月二十九日上划下的圆圈,甚至还有孩子稚嫩笔触补上的小小笑脸。


  “是,是。我当然记得,明天是中也的生日。所以今天不是特地赶回来了吗。”


  他敢保证,自己绝对怀着十二分的真心说着这句话。但中原中也的脸却马上冷了下来,只是哼了一声,躺下捂着被子又继续睡了。


  太宰治扶额,只觉得这个小孩子越来越难搞定了。


>>>>>>>>>


  中原中也的三岁生日,太宰治当然记得。这个日子是他从两年多前第一次见到中原中也时就记住的日子。在捏了捏中原中也的肉嘟嘟的脸颊,确保这个小家伙是真的睡熟了之后,太宰治敲了敲床后缝隙的暗格,一张明显陈旧的布条掉了出来。


  这个房子里的暗格数量,太宰治也不能第一时间说出具体。在他房间的这个暗格,物品必须从隔壁书房的书柜后放入,再从他房间的床背后取出。布条是几年前和中原中也一并放在那个篮子里的,目前为止,大概只有他和在布条上写字的人知道。太宰治只能做出假设,布条是之前送中原中也来的那个女孩写下的。但字迹娟秀,实在不像是那么小的姑娘可以写出来的。太宰治皱了皱眉,实质心底早已有了想法。


  现在是凌晨一点三十分,中原中也依旧睡得很熟,汗不断地出着。太宰治找到了他以前用过的奶瓶,他倒是依照本能一般补充着水分。太宰治稍微歪斜着身子,手撑着头,扶着奶瓶给中原中也喂着水。期间一直避免接触到中原中也的身体。字条中所指的“守候”,或许是下一秒,或许是夜里十一点,太宰治所能想到的需要他守护的、最有可能的情况,只有异能觉醒。而他既然选择接纳这个孩子,那就需要相信字条内的内容。


  这个孩子会做出什么,又会做到哪种程度,太宰治难以想象。但他所能做的大概只有在观察后终止中原中也的异能发动。而在等待的过程中,太宰治不断在心底补充可能发生的情况,以及至少两种的应对方法。


  凌晨两点。


  凌晨三点。


  凌晨四点。


  太宰治丝毫没有疲意,而在此刻他所等待的事情终于发生。他清楚地看见中原中也周身开始围绕着黑红色的光芒,奇异的红色纹理不知从哪里生长而出,最终在中原中也的手背上凝结出一个形状奇异的结印。太宰治的眼睛瞪大了些许,想要更清楚地看着即将在中原中也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此时此刻已经有红色的液体从中原中也的鼻孔中流出,小孩子的身体已经开始从内部崩坏了。


  中原中也盖着的被子已经开始被拉伸后压缩成奇异的形状,但也只是到此为止了。太宰治轻轻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孩子周身的空气瞬间平静下来。但被子已经被毁掉了,太宰治从柜子里重新取了一床,又用毛巾清理了一下中原中也脸上的血迹,用事先预备好的浴巾把中原中也又裹了一圈,抱着这个汗津津的小孩子睡倒在床上。




T·B·C

评论
热度(30)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