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我从噩梦中惊醒,浑身都浸着汗,但令我惊奇的是黑羽居然还没睡。净白的冷色调打在他的侧脸上,他的手上摆弄着一个黑色的三阶鬼魔,我记得这是今天下午才送来的,我睡前替他打乱,他现在还没有解决,大概是我睡的时间太短了些罢。


他见我睡醒了,把魔方随意地扔在被子上,和另外一个普通的三阶魔方撞在一起。我还缩在另一边的被子里,此刻觉得恐惧从心底蔓延而上,手脚并用的钻到了他那边去,他没拦着我。


我做了个很可怕的梦,梦中的一切真实到,仿佛我伸出手就会被黏稠的猩红色盘绕。我蹭了蹭他肋骨旁的皮肤,他会意一般把我揽入怀里,又摆弄起他手里的魔方。


我听见他轻声在说,不要怕,那都是梦,梦都是假的。


可他明明不知道我梦见了什么——




记个梗,或许又不能算记梗。这个故事是我还没有高考就已经开始构思,但是太黑暗,太血腥了。它就像是一块压在我心头的重石,有时仿若未闻,在我被什么东西纠缠住心房颤动到骤然收缩时,它就开始彰显它的存在,仿佛在提醒我有过那么一段黑暗的时光,它就在那里,随时都会复生。

评论
热度(9)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