酔川

后来他溃散。
文坑混乱,谨慎关注。
一个怕生的话痨。
鱼一样的记性。

“可是你看,现在我们都还年轻,我二十一岁,你也二十一岁,アキ才刚出生,可终有一天我们会老的,我们都会老的。你长期扬起的眼尾会垂下,眼底变得浑浊且黯淡,可能到时候你还想着要出门去看世间稀奇古怪的案子,到那时也只累的想蜷居在床上……二十年很长的,真的,很长的。七千多天啊,哪是那么简单就过去的。但说过也就过去了,等年岁再久些,看不见了,听不见了,那时候二十岁又算得了什么呢,连アキ看上去都快和我们一样了。”
“……你好啰嗦,还是闭嘴吧。”
“你不是疼嘛。”


上着课翻到前几天的记梗。有点想写abo,大概等到放假后我把小说补完?

评论
热度(5)

© 酔川 | Powered by LOFTER